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工作健康

公司決定把我由part time轉做正職。我有點不開心。原本計較只是吊住條命,然後在part time之時努力找工作,找到就跳船。而比較神奇的事,轉為正職,竟然比part time減了三百元人工。同事聽見,均忿慨,替我不值,認為公司有問題,我不應該做。但我又呆下呆下講左OK啦。

這家公司也是有問題的公司。三個半月走了六個同事,有些職位,一個月內走兩個。工作環境不太健康,說白了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半年前換副經理,更改工作模式。此後半年內,部門舊員工爭相跳船,副經理一問三不知,新來的也呆不下去⋯⋯

「 有個工作了十年的人,做兩個星期,因為沒事做,熬不住而辭工。」同事感嘆說:「我第一年出來工作,想儲經驗。」

聽見同事這麼說,不由得有點感慨。同樣是出去幾年再歸來的上司,同樣是不依程序和步驟的工作環境。我左避右避,就是不想繼續在這樣不健康的環境工作,結果去見了幾份工,怎麼好像避無可避。
辭工、請人、鬥爭的戲碼,在這個混頓的末法時代,每天都在上演。然後,每天都有同事跟你說,他呆不下去了,但過了好幾個月你走了他還在那裡。每天都會有舊同事出去後找到新工作,令你心癢難耐。當然也有同事出去後日子過得不如意,令自己卻步。

出來工作幾年,加上從前在大學時的工讀日子,令我深深明白到,工作環境健康,比工作本身,更加重要。

所謂的工作,就是按照一定的程序,完成「事情」。依着程序做事,多半不難,而且依照現今工業發展,這些程序其實換了誰做都一樣,某程度上只是低技術工種,另類的體力勞動活。只要工作程序沒有被破壞掉,我覺得這家公司,還是健康的。即使人們的面口和脾性很差。

可是,基於人事問題,大家往往以破壞工作程序為樂,或保障自己,或報復同事。前幾年在circulation呆不下去,便是親證了這個事實。舊同事相繼離去,他們沒有留下任何的工作程序,要知道事情如何做,系統如何使用和輸入,必須向大娜姐請教。可是,大娜姐其實也只知道皮毛,她知道的已經是很多年前的工作方式,與其他部門,再也合不來了。

今次做part time的公司,面對相同問題。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來,便要更改工作程序和工作模式。使得舊同事們怨氣沖天,糾糾離職。而我們這些新手,甚麼都不知道,只能按章工作,又不能確保按章工作正確,做多錯多,徒勞傷神。

新官工作程序混亂,例如辦某個活動,需要一筆資金。活動的日期很久以前已經定下了,但原來資金一直沒有申請。昨天向會計部要錢,他們發了很大脾氣:呢D野唔該應該有程序咩?不過同你地講都無用,你地有無人過左試用期?叫佢入紙申請啦,但要兩個星期。

我們一回頭⋯⋯無。


和法師同事聊天,她說我走了之後,小編部更加混亂了。作為舊同事最開心莫過於聽到後任者不如自己吧?但我卻開心不起來。我走後,微妙的平衡破壞掉了,上司、舊同事、老闆的合作關係更加緊張。

行政主任賴野在老闆找來一個剛畢業的女生取代他的位置之後,給老闆勒令放大假,至今未歸。而另一位很懂得表面功夫的,去了分公司當高級行政主任,逼使前主任離職。小編部請了個不願意打逐字稿的也不肯寫稿的「高級行政人員」,比我更離譜,氣得總編半死,加上工作過勞超負荷,法師同事感嘆,她也不遠矣。

剎那間動過回去舊公司的念頭,下一秒又被好馬不吃回頭草的古語唬住。若真的回去了,再租回元朗舊居附近,沒錯是可以立即回復出走前的生活水平。可是,唉。我不想,我不想像之前遇到的回巢老闆那樣。想想看,世上只有一個賈柏斯吧?其他回巢的老細,都不是做得太好。然後,又覺得沒有了台灣的工作有點後悔⋯⋯每每念頭一到這裡就唸一唸心經,止一止思緒。

離開寺裡,坦白講,看着這些人是一大原因。他們沒甚麼技能,很多人連電腦都不會用。不會,也沒關係,總有人會,但他們又總是一副囂張相,同事之間磨擦很大,致沒有人能幫得上忙。

好像賴野,中到中年,學歷不低,雙碩士學位。可是事情總不好好做,又常和老闆鬧矛盾。經常耍陰招,陷害公司同事。而如今,他有了家眷,正所謂「仔細老婆嫩」,出到外面只怕也找不到工作⋯⋯我好怕自己也會變成他那樣,可是以我懶散的性格,搞不好將來也會變成他們那樣⋯⋯

2 則留言:

  1. 很恐怖的工作環境,很像我以前工作過的一間已經執笠公司...... 就當是搵兩餐過日子吧。
    生活應該還可以有其他意義,其他值得思考的事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囉⋯⋯所以都會繼續搵工
      希望快D搵到份閃人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