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落左街

國內朋友來到我的新居,很替我不值。說深圳300元,能租到大三倍的房間。覺得以我的文筆和能耐,不如回大陸,找些廣告公司寫文案:大陸大把機會,唔洗係到咁樣捱。

呢兩日放工,係條街到坐左陣,whatapp好多朋友,去左支援。佢地有D醫生,有D記者,有D可以罷課,有D係警察消防員。我咩都做唔到,唯有坐係條街到好無力咁睇下書,hea下,唸下野。

返到小房間,縮有個睡袋到,訓到唔願醒。之前借住既朋友話,我訓完之後張被唔要得啦,好多毛粒。我呆左,明明張被無用過架bor,好難過,唔知點解會咁。然後拎返疊notes出黎,繼續背書單,記架位。

好多野我都做唔黎,唔知自己做得D乜,改變唔到呢個世界,甚至連自己既生活都改變唔到。望住滿街的人,好難過,大家好似都做唔到D乜,不過落街坐下,我相信還是可以做到的。

今晚旺角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