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見步行步

回來台南一個月,好想走。但走去哪裡?實在不知道。如今想走的理由比剛回來那個星期更多,但說要走,更加困難。

這幾天拼命去找留在台南的理由。找電腦課程,找在地的出版社資料,希望能夠找出,自己留在台南的理由 --除了人情以外的理由。

2014年是個不斷地崩潰的年份。從一開始我就受到情緒影響,接二連三地情緒崩潰。原本不應該在情緒受影響之下,作出決定,我卻接二連三的犯錯。這樣錯下去,很可能還會一直錯⋯⋯

目前所有事情都在疆持狀態,我很怕這種狀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很容易會失去耐性⋯⋯最可怕是,回台南後,居然連文字也寫不出來,甚至想放棄文字⋯⋯法師同事說,她在台南時,很容易受怕緒影響,回到香港人才理性一點。我不禁點頭。

這也解釋了為何我在台南總是受這麼多的情緒干擾,以及,每個地方的確各有特殊點,所以人的品質和感覺才會差那麼遠。

過了三個星期,各種事情仍然未明朗。面試往後推了一個月,結果由原本8月知道結果,推到9月才知⋯⋯這令我心情非常差。既不能說不幹,又不能一走了之,又沒能獲得相應的工作和進修期待⋯⋯如今就只能夠待着、呆着、hea着。




許多事情一旦實際接觸,就會覺得和理想有落差。這份落差,經過這些年,我也明白了,該如何調節。可是,滿心以為,是熟悉的地方,就不會有這份落差。結果我還是犯了這個錯誤,親身回到台南,各種不滿和感慨重又浮現,我開始後悔。想回香港嘛,卻又很可能,不喜歡香港,只看到香港的缺點。

我想再去其他地方看看,2014年,還不想停下來。但我彷彿選擇了停下來,不容我不停下來。

甚麼是生活,甚麼是人生,甚麼是真相,甚麼是甚麼。

在這個心情不佳和迷茫的時候,思考只會一直重覆又重覆,找不到出路,又不宜下甚麼決定。

其實我一直都只想找家出版社,把校對和編輯的基礎技術,練個幾年。如今回到台南,工作性質,只怕也無法鍛鍊這方面的技術。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忍一年,儲點錢回香港轉行呢?還是一直留在台灣,苟且偷生?

我不知道。第一次希望,有人可以幫我決定,決定我的將來,決定我的未來,決定我的生死。讓我不必再苦惱和愁煩,只要按着他人的安排。然而內心又希望他人的安排, 附合自己的期望⋯⋯但我的期望是甚麼呢?不知道。

如今我放棄的狀態, 說穿了,只是對自己失望罷了。

想多無謂,有空還是,出門走走吧。囚在籠裡的日子,着實不好過。



朋友們許多都跟我講想出走,在我出走了幾個月的時間。我非常明白他們的心情。目前的工作,既學不了甚麼,又非自己興趣。薪水不高,沒甚麼發展前途。居住的地方需要面對非常多生活困難,三小時以上的通勤時間,男女朋友甚至雙方家長帶來的壓力⋯⋯同時又看見網上不同人分享,出走後的生活,多麼自由,多麼愉快,難免,會生起出走的慾望。

我出走了,然後呢?

好想回去。才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