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逃兵

終於,由澳洲,逃到台南來。這麼大個人,第一次當了逃兵。失敗的逃兵。

昨天搭飛機前,計算了一下自己到底出來多少天。居然,剛剛好一百天。之前從未計過,一計之下,竟又這麼巧合,不多不少,正正一百天。

從桃園機場落機,第一個感覺,居然和澳洲差不多。我問自己,為甚麼,我為甚麼要來台南。

在香港,混得不怎麼好,老是想走。走?走去哪裡?去澳洲吧。在澳洲混得不好,走,走去哪裡?回台南吧⋯⋯結果一下機,看着只有三十天的落地簽證,之前誰跟我說有三個月的?心裡想,噢,這次可能也呆不久。

回到台南,老闆一切都幫我安排好了。住宿、工作、人事⋯⋯基本上我只需要弄清楚簽證然後好好做就成了。但我沒有碩士,學校好像也不願給我最低工資的兩倍,那麼,我能留下來嗎。留不下來又能去哪裡?

回香港嗎?繼續找編輯的工作卻又沒辦法找到嗎?在台灣找心宜的工作但信心不大拼不過台灣人。 又或者去別的地方做一些非編輯類型的工作胡混過日子嗎或者繼續背起背包以天為蓋以地為床⋯⋯

如果我留在香港,應該還是繼續着之前窩嚢的工作,然後一邊儲錢一邊考IELTS一邊報master報個三五年直到考上為止吧?去了一趟澳洲過後,方寸太亂。現在,還報不報香港的master呢?報了又如何,回香港工作嗎?香港能找到適合的工作嗎?

忽然發現經過百日的澳洲之行,整個人,失去了信心。總在擔心自己混不下去,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然後⋯⋯然後⋯⋯然後就一輩子了。

一輩子,這樣不如死了去算。

不過回來台南還不到24小時,一切還沒確定,或許不用太心急。

這下子幾年前回香港時的目標和計劃,全部都要重頭來過。做編輯、考碩士、入正統出版社。一個轉身不知道為甚麼回了台灣,一個轉身不知道為甚麼又是台南。這份茫然和剛到墨爾本時相差不遠。最糟糕的是,這次和畢業時不一樣。畢業時覺得,只要找到工作,有錢,就能報讀課程,就能考這個,考那個,雖然甚麼證照都沒有,但至少可以有辦法,按步就班達成事情。我也是按步就班的,把編輯學等課程,一一讀完,拿到文憑。

這下子所謂的部署全亂了,再也沒有用,若要實行,又不知得等多少年。錢的問題,能力的問題,性格的問題。

好多年前有人講過,我28歳會有大劫,大劫嘛,除死以外無大事。網上測字還說晚年生日不錯。28的晚年就是這幾年了吧,這幾年,雖然工作不順利,但日子的確比以前好得多。除了2014年。

台南是我熟悉的地方吧。剛出去走了一圈, 變化實在不大,東西一樣難吃。可是,不知為何,竟無法生起共同感。明明是我生活四年,使我成長為人的地方,居然⋯⋯這幾個月,我行了萬里路。在香港,我和香港人的想法、作風不同,覺得自己不屬於香港。去到澳洲,看着澳洲各種各樣的人與事,也覺得自己不屬於澳洲。好吧,回到台灣,走了一圈,發現,自己其實和他們也不一樣,不屬於這裡。

加上打電話問過所有單位關於薪資要求的事情,學校方面,未必能夠提供這個條件。昨天還在想,如果這份工作爭取不了,就回香港去也沒差。可是,回香港又怎樣呢?香港根本沒有我想做的文創行業,編輯、校對都不願意請我。而且以前情況,電子書、文創等工作一定是台灣更好。假如真的留下來,就要努力達成心願,幫老師出她想出的書,一兩年之後,或者再報台灣碩班讀下去。

沒想到一看簡章,居然有一條:
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依本簡章之規定申請來臺就讀研究所,已入學者,應令退學並撤
銷學籍:
(一)曾在臺就讀大學或研究所肄(畢)業生,在臺居留超過一年者。
整個人頓時呆了。

忽然間覺得,天大地大,無處容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