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0日 星期六

提早結束


宣佈一個半喜半憂的事情,決定提早結束行程,七月份,回台灣。

這一陣子心極度慌亂,我寫了好多email求救,凡是有一線希望的,香港也好台灣也好馬來西亞也好,不論是誰,我都寫了mail告訴他們目前的困境。香港有很多朋友願意伸出援手,雖然多半帶着責難,但我知道,香港至少有人能幫助我渡過難關,我只不過又重覆一次剛畢業回港的生活而已。

就在這個時候,收到老闆娘的email

讀着讀着,淚,不禁在心裡淌。


老闆娘說她的電郵大半年沒用了,前兩天心血來潮翻看,就讀到我的信。她叫我不用怕,澳洲呆不下去便回台灣,她會幫助我。而且學校出版中心的工作,8月份開始徵人,我可以在他們那邊幫忙,一直到申請職位為止。

我決定提早結束行程,七月份回台灣。

老闆娘他們找過我兩次。第一次是日本地震,他們取消日本行程,在台灣發展新生意。我那時剛租了房子,簽下死約,一年內不能移動,編輯學課開始不久,又擔心他們的生意一兩年後結束,我又變得孤苦無依,就沒去。去年年底,打工度假簽證恰恰辦好,王先生竟說成大要開出版中心,在十二月,叫我申請。我當時感慨,如果早一個月告訴我,那我就不去澳洲了。

結果,我在澳洲混得不怎麼樣,老是想逃生。就在此時,收到他們的通知。這一回,不得不感謝菩薩了。

大四那年,我和魔王老闆姐一起讀過心經。那一段奇異的因緣過後,我再沒碰觸心經,即使在寺裡工作一年半,終日和僧侶打交道,也沒有碰過。來澳洲後幾天,忽想奇想,不如就把心經當作功課,把它背熟吧。都這麼多年了,天主經都會背了,心經背一背也不難吧。

之後發生許多奇異事情,心經許多字不會念,每晚上同一個網站照着經文亂讀。有一晚上,夢見梅艷芳,第二晚再上那個網站,突然彈出一個新視窗,正正是梅艷芳唱的心經。只此一次,此後再上,也看不見了。

後來的事情,便是逼遷,上悉尼,到布里斯本,從農場逃走。一直到魚薯店,我還在問菩薩,何故要把我逼到如斯絕境,既無法逃離,又不能達到老闆要求。心裡痛苦得不得了。

原來他已經為我留了一扇窗。一扇我一直渴望着的,有着期盼風景的窗。

既是如此,提早結束澳洲之行也無不可。

反正在魚薯店這兩個多禮拜,儲夠繼續旅行的錢。再多一天,可以吃好一點,少工作一天,吃少一點。僅此而已。

或許在澳洲苦撐一年,的確能獲得前人所說的得着吧。可是,照我目前的情況,我只能夠說,如今,這是我最好的唯一的選擇。

而且我感謝上天還留給我這個選擇,可以回台南,不必回香港。

至今仍無法接受畢業回港已經三年多,快四年。這段時間,轉眼過去了,舊的問題尚未解決,新的問題又生。

來到這家魚薯店,令我想到許多,許多。那是在香港時沒能意識到的問題,從前讀書一直遺落的問題。在這家店裡,我已經用盡了力氣,用盡了心神,仍無法達到老闆的要求,自己的要求。我知道自己不能勝任這裡的工作,我沒有找藉口給自己逃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