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逃亡

來到澳洲一個月,終於陷入絕境。

絕境中的絕境,前所未有的困局。

上周來到布里斯本,第二天就進了農場。進農場之前,對方的聘請條件是稅後1.7元一桶蕃茄,白工,有報稅。 去到之後,第一天呆坐,第二天上班,一個上午的工作,頭就大了。

只賺了7元。

扣掉每天7元車費,即是零。

還未算食宿呢?

哪有錢吃飯和住呀?

下班後立即估算到底每天要採多少桶,才夠生活。如果以一星期三百元計算,一天要採30桶,採7天,才夠。

然而我聽說那天採夠三十桶的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即五十個人採,只有一個人夠生活。夠生活的老手,才可以去採更多錢的蔬果。

更何況一星期可能只有三至四天的工作⋯⋯即一天要採60桶。

怎麼採呀?



我一坐下來,就覺得,完蛋了。

立即上網打電話找工作,心想如果有別的工作請我,我立馬就訂車票走。

還真的給我找到了。 在距離布里斯本兩百公里的小鎮,一間fish & chips的小店請人,包食宿。我盡了力,對方終於答應請我,星期二上班。

之後思考的問題就是甚麼時候走。上網查,星期一的車票已經賣光光了。只有星期天和星期二。最理想當然是星期二的車,到巿區再轉他的車直接上班去。

可是,夜長夢多,加上聽說星期二又要去採了。

我立即出門,研究逃生路線,足足花了三個小時。 心想,假如一旦實行,就是這樣了。

問過朋友意見,剛好YHA有床,長痛不如短痛,不如就跑吧。

立馬用手機的3G上網訂車票,訂床位,第二天一大早就推着行李落跑了。

30KG的行李,沒有公車、沒有車子,一直走,走了45分鐘,終於到火車站。 當時還洋洋得意,覺得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發現火車站汽水一罐只賣1.3元,超級便宜。就買了。

一直回到巿區都覺得沒甚麼。直至晚上遇見朋友,又出問題了。

才三天沒見,已覺得仿如隔世,朋友聽到我的經歷,只嘆一句:我都不知道可以怎麼幫你了。

他們覺得fish & chips的工作,不可靠,那個地方比起農場更遠,更沒有車可以回到巿區。如果在巿區,他們還可以救我,去到那種地方,如果手機又收不到訊號,到時,真的愛莫能助了。

而且這樣的工作很可能一天14個小時,反正包食宿,你又逃不掉。

一聽,心又慌了。

他們叫我去sunnybank找工作,找到了,就不用離開巿區。事情也比較容易安定。

可是我身上只剩下一百元,連房租都付不起。要在兩天時間之內,既找到工作,又找到房子,而且要保證工作不會被fire掉才行。

心裡一慌,就想求救了。心亂之際,發了幾個message,希望有人能救我於水深火熱之中。

結果,當然沒有人能幫得了我。

我心裡想,唉,既然如此,不如回HK算了。

其實上月底已經想回去,覺得自己休息夠了。玩也玩夠了。

現在,心裡忐忑不已。在香港時,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前路茫茫,覺得絕望,所以來working holiday。來到澳洲,前路更茫,路更不平坦。

出來之前曾想過就這樣背着背包流浪,說說好玩,真到這個時刻,又做不出來了。

不知道可以往哪去。

如果還在墨爾本,目的地就是布里斯本。現在我已經到布里斯本了,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沒有昨天晚上朋友的話,我今天大概還在巿區遊玩看風景,大安旨意等明天試工。

要是明天試工不行,就直接訂機票回HK。

朋友一直鼓勵我,會遇上貴人的,會遇上貴人的。

昨晚一直失眠,我終於做出了今世人第一次的求救--向菩薩求救。

希望她能指引一條明路給我。到底是前進,還是後退。

朋友也給我一個選擇,回墨爾本,去他之前工作的肉廠打工。

因為他不忍心看見我輸錢回去。

我不知道,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出來一個月,已經歷過這麼多奇異的事。如果真要去肉廠,未必就比fish & chips 好。薪水自然會高一些,但也不一定是最佳的選擇。

回香港是最穩妥的辦法。但我真的要回去?回去就能找到工作嗎?

前兩天才在聽孫燕姿的逃亡。結果這兩天就要想着該怎麼逃亡了。真是諷刺。

看着別人都活得好好的,就我一個波瀾起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心裡的茫然倍於從前。

請告訴我,該怎麼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