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星期三

一個月

一個月。

來到澳洲,剛好一個月多一點。只做過兩份臨時工,錢,剛好花光了,明天,進入農場。

從墨爾本,坐新相識朋友的車,十小時,到悉尼,玩了幾天。再坐十二小時,到布里斯本。

然後,和曾堯兄,渡過了一個悠閒和舒適的下午。

明天,進入農場。

進入農場之前,我在想,不如先更新一下blog吧。

Ooparts寫了十年。不經不覺,寫了十年。瀏覽人次不多,但,透過ooparts結識了許多朋友。素未謀面的,五湖四海的。

十年blogger,惹的禍,也不少。

那些就不說了。

十年來,無論再忙,仍堅持三天左右,更新一次。

即使全篇廢話。

來到澳洲,十天更新一次。因為,實在沒甚麼感興可寫。原本以為在不斷漂移的旅行之中,會有很多話想說,竟沒想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前幾晚造夢,夢見自己身在台南。回港三年,很少會想起台南。說真的,極少。除了修改旅學台南那段日子,勾起那四年的回憶。那是客觀地,以編者的角度刪減和補充。

這個月卻是飽含感情地回憶起大學四年的點點滴滴。

所有辛酸和喜怒哀樂,浮現夢中。

那是不得不用十萬字訴說的感受。

澳洲一年生活,能否建構出十萬字的心情境況?

來澳洲,一個月了。一切事情,還未開展。我還未想起,當初為甚麼要來,來到之後要做甚麼。

為了證明自己的膽量?為了尋找另一個國度的神秘經歷?為了⋯⋯甚麼?

希望一年後自己能回想起來。

照,拍了很多。沒時間整理。路,走了很多。沒感興書寫。

我從一個城巿,跨越到另一個城巿,再穿州過省,遊歷幾個城巿。

無論去到哪裡,別人看我,還是這個名字。唯有我自己知道,帶着名字的我,已經不同了。

我,在毫無知覺的預警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間,然後,因為各種奇妙的因緣,看過這麼多城巿,和人。

我從一個追着文字的人,變成圖像的囚徒。

由嚮往自由變得期待安定。

從香港,去了台南,又回到香港,來到澳洲並遙望台南。

雖然我不喜歡香港,從小到大,都未適應過香港。

不過,其實我心裡知道,知道得很清楚。

離開了擠逼和壓抑的城巿,慢慢回想起2013年。

2013年,我活得很差,活得,像一頭狗一樣。

我的2013,使我回復到十九幾的自己,那個,難堪和悶悶不樂且偏執的少年時代。

卻也是我立志要完成某件事的少年時代。

終究還是會回去的,回到香港去,回到那個,容不下我的地方,繼續少年時代,未完成的工作。

明天就進入農場了,沒有網絡。在此,留下一首歌。

一首,伴和心跳的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