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迷走墨爾本

還真不敢相信,竟然坐了十七小時長途客機,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異國城巿。這幾天沒有網絡,沒時間用電腦,街上拼命閒逛之時,老是在想澳洲之旅第一篇BLOG文該寫些甚麼⋯⋯預想許多驚天動地的言辭,如今坐在電腦前,我必需坦白。

我甚麼都想不到。

我忘了初衷。

我迷茫。

晃蕩墨爾本街頭,我忘記了何故千里邵邵,坐十七個小時飛機,來到這異域。我試圖回塑當初出門的衝動,望望街角的教堂、城堡、古舊建築,搭乘新穎的緩慢的巿區電車,我問自己,為甚麼會在這裡。

依香港和台灣的標準,墨爾本也算得上是古城了。承襲古希臘風格的維多利亞時代建築,哥德式大教堂, 用門票密封的古老監獄,內裡電腦齊備wifi順暢卻保留神廟莊嚴雄偉外觀的圖書館⋯⋯門是有着現代化電車,潮流快餐店,所有舊的東西,都那麼自然而然的保留着。所有新的建築,都那麼順理成章地加蓋着。兩者彷彿沒有造成任何衝突和爭議,安安靜靜在同一塊土地上安然共處。

而我,在墨爾本大大的陽光底下迷路。一迷,就是三天。第一天,回不到YAH,總共走了三個小時,明明按着地圖走,明明在同一條街上,前前後後,總是找不着。第二天看房,從share house 的小路出門,也不過是同一個彎角而已,天黑了,雨下着,轉個彎,竟不見火車站,電話沒電了,查不到google map。第三天,也是同一條路,看見Queen Victoria Market 熱鬧,進去繞了一圈,出來,走着走着,居然回到第一天迷路的路口,查看地圖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為,進出巿場都是同一個方向,同一條街。沒想到,原來我出來後,已經是另一條路⋯⋯我一直以為自己在同一條路上努力前行,沒察覺看過美麗的風光,參加過熱鬧的慶典,人生,其實在走在另一條路上。

這幾天毫不思念香港,卻老是想起台南。

台南的街道比墨爾本短一些吧,台南的太陽比墨爾本熾熱一些。台南的舊建築集中一點,墨爾本的較為分散。海邊的景致畢竟是台南具氣勢,墨爾本只是一個海港,也沒有古人加持的思古幽情。兩邊的人們同樣熱情,樂意助人不排斥遊客⋯⋯

等候房東回家看房,一等就四五個小時,這漫長的等待就如大一在光復側門等阿東學長一等便二十分鐘。那時對着馬路唱歌,現在記得的歌更多,口裡誦唱的卻仍是大一時唱着的那些歌。初到墨爾本,沒有初抵台南時撕裂的痛苦,也沒甚麼文化衝擊。心裡卻總是悵惘,迷茫,空白一片,毫無着落。

這種感覺,還是頭一遭。


第四天總算找到一間share house,80元一星期,最少住2星期。一搬進來,他們問我想找甚麼工作,我答不上來,支支吾吾。總算有空坐在電腦前打點甚麼,呆坐半天,除了上網查看多如繁星的工作資訊,居然半個字都打不出來。幾天下來,看過無數景點,度過一百多個小時,竟然半點感興都沒有,在街頭,在屋角,我,居然沒能夠觀察和體會澳洲人的生活態度和文化差異。

心裡面卻老是想念台南。

畢業前總覺得台南是個虛渡光陰,頹廢的城巿。與其留在此地了此殘生,不如回香港拼搏搵錢。當時的我,經歷幾年經濟困難,一心渴求經濟獨立。挾帶着留台四年死不去的和善和堅強的心,不怕困難和阻攔,努力儲錢,找房子,找工作,進修⋯⋯這三年多的時光轉眼就過,相較起來,大學四年仿似停滯了一般,很慢、很慢,每件事瀝瀝在目,反而工作這幾年,許多事也記不得了。

這幾年來到底做過些甚麼?我只記得買了許多許多東西,去過兩次廣東省旅行。還有,我在台南千辛萬苦才調理妥當的燥鬱,離開台南不足兩年半重又復發了。我又變回中學時偏激、鬱憤,心懷不滿的小伙子。台南四年鍛練所換來的新心,阿里山畢旅總結的旅途,全然忘記了。

澳洲一年,可以令我回想起來嗎?可以收起香港的那份驚惶與恐懼嗎?

我不知道,如今,我失了方寸。


4 則留言:

  1. 不小心進入你的BLOG看了你的文章,也想起初到澳洲時的迷失、徬徨,心有戚戚焉,那時似乎遺忘了自己的初衷,反而是被要怎麼在澳洲"生活"這件事給糾纏,不曉得你來澳洲的目的是什麼,但你可以去觀察你想觀察的,做你想做的事,用心去看這裡的一切,不用心急,不用一定馬上要有所感觸,慢慢地去體會,這一年你一定會有所收穫,Good luck~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的鼓勵。不過目前是陷入絕境了。不知能否呆滿一年。
      共勉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