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他朝君體也相同

即將離港的興奮和憂慮逐漸爆發的時候,竟然發生了香港史上或許是首宗報社總編輯遭斬殺的事件。劉進圖雖然沒掛,但這件事明顯是衝着他,要他的命而來。昨天我和舊同事、編輯班導師吃飯,十點西鐵回來,有線新聞一直播,我就一直看。車廂裡抬頭看的人一定比不上播放體育新聞的數量,有個阿嬸還大大聲講︰「唓你咁緊張做咩啫,又唔係斬你。」在這樣的局面還能置身事外,香港人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尚未在事件的驚愕中平伏,推理、推算、猜測幕後黑手意欲何為之際,讀到這一篇專欄︰
文章的觀點不算新鮮,可是作者整理過去兩年針對媒體的恐嚇和暴力事件,一長串下來,很難令人相信,今次事件是純粹的個別事件。何況兇手的效率、手段、奪命式手法,香港恐怕直接跳過白色恐怖,進入紅色警戒。
除了襲擊事件,以前也不會發生「謬論擺上枱面」。比如毫無根據、武斷地論斷劉進圖因桃色、私怨遭斬。環球時報轉移概念的膠論可見一班。
上綱上線的膠論,一直都有。香港人一般只罵一句「戇尻」,就不理會。但如今這些「尻up」,都紛紛登上各大媒體,爭相轉載⋯⋯以前不會這樣的。

劉進圖這件事標明香港進入最後的存亡之秋了。希望香港人真的能夠因這件事團結起來,不要再畏縮不前,不要再躲在別人背後,不要心存僥倖以為與己無尤。今日冷眼以待, 漠然冷笑,他人,你就是第二個劉進圖。我們在坐在同一條船上,不可能獨善其身。不想死,要麼早點移民火星,要麼,早點起身,從睡夢中起身,持戈前行。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来尋找光明



3月1日更新
這邊廂才說完,那邊廂,CY次女就令香港人團結起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