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偶一為之

原來上一篇開箱文是ooparts第九百篇文章……寫了九百篇,大多是隨筆隨意,認真寫的不到一百篇……說起來也挺為難。
這一篇又是隨筆,基本上寫隨筆都只為小說,寫不成小說的,就在這裡和其他人分享囉。如果有人喜歡讀這些言不及義的東西的話。不過說起來,一向寫東西都是隨意,沒甚麼計劃和想法,今年寫東西開始比較著重文章的內容和表達方式,雖然一樣寫得不好,但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夏天一直睡得不好,入冬月餘終於轉冷,故身體努力補回之前不足的睡眠。夢也發多了。
有一個夢,很奇怪。夢見一個大學同學,同系,女生,我對她沒甚麼好感,甚至可以說是討厭,而我夢見自己牽着她的手在街頭走。
醒來後也不知道何解會夢見她,上班如常在FD留連,我發現朋友名單當中居然有她(完全不知道甚麼時候加入),她要出書了。再追蹤瀏覽,原來她過去一年和男朋友去世界各地流浪,現在回來了,出版社就找她出書了。

我覺得有必要交待她的家庭背景,以及為甚麼我討厭她。她是台北人,性格和港女一模一樣,以為自己很行其實甚麼都不大行,無事強出頭,有事縮回巢。家裡有錢,好染髮(大一第一學期就金光閃閃),行藏家當一大堆,身邊總圍繞着幾個肥婆(子房按︰典型的Amy Chow定律)。社團活動大過學業,喜愛夜蒲,大二就和男朋友同居了(居在男生宿舍)。她家裡的財富可想而知。
發現她的FB後,對她略有改觀。她膽敢放下安逸的生活出去了,男朋友好像也跟着,仍是同一個人。「這樣也不錯嘛。」我點點頭。

中間斷斷續續又發了好多夢,都記不住。昨晚做了一個,十分有趣,免得忘記,先寫如下。
夢見自己和一幫綁匪在一起,他們綁了我嗎?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是同夥。他們開的貨Van停在一條橋上,橋下水流微弱,是秋天。三個大漢,憑欄抽煙,不知在等甚麼。
我沉思脫身之計,已經逃走過,不果。幸好綁匪沒有限制我的自由,只要不走遠,我仍可以自由活動。綁匪是大陸人,空有武勇,沒有智謀。我靈機一動,取出一個冬甩形狀的炸彈,分割成三份,黏上引線,騙他們︰「這是香港很有名的Yupi漢堡包糖,請你們吃,很好吃的,看,這樣可以分成三層,可以一口咬三層又可以分開。」他們很高興,各取了一塊,我遠遠躲開,他們的煙點燃引線……爆炸之前我就醒了。

興許是過去一年自己給自己的要求高了許多,壓力太大,幾乎吃飯睡覺柯屎都在想,PK怎麼辦、小說怎麼寫、照片怎麼拍……早幾和阿祖來HK,幫活死人學長買3DS game。多年同學,我居然不知道學長愛玩這隻遊戲,它曾經也是我的心頭好,如今我已經七、八年沒玩了。
可惜經濟環境不許多,時間也不夠,不然是真心想玩。只不過最近喜歡上戶外活動,喜歡上拍照,到各處取景亂拍,試驗不同方式的拍攝。也喜歡上排版,這些取代打機,也是挺好的玩意兒。
可是拍照也造成了另一個問題,以前無論眼前景色如何,都會努力轉化成文字,把它記住。有了照相機隨身,就直接拍下來囉。使得最近寫東西好像有些詞窮。做着做着,我也挺驚訝自己蠻喜歡做製作的,排版呀甚麼的,設計方面……還需要再努力吧。
最近時常一回到公司,坐在電腦前面發呆,不知道該做些甚麼好。公司的事情,不需要費甚麼心就能完成。生活的事情,在公司又做不來,擔憂無用。手作的小生意,仍是零收入……總有一種費盡心力也無法改變現狀的頹意。
這一段子又時常懷疑自己,興許不適合寫小說,故事毫無創意,沒有過人之處。變相少了很多時間去想故事,小說的銜接部份,寫得不太好,不知怎麼寫才合情、合理。希望年底之前能夠完成宋隨,手頭上的小說,再寫一段也要暫時放下。前半部份是多年前想像,在腦中許多許多年了,故一氣呵成寫就。後半部份卻是近月才想到,其中許多細節,出不來。勉強寫,更為難。而我心中又慢慢地偏向了另一部小說,現代的小說,暫時放下古代的,回來寫一寫現代,也許更好。可是,我寫的東西一直沒有獲得採用,多多少少,對信心和自己的能力,有影響。
近來也試着把一些想法和文字分類。比如需要深刻思考的、體味的文字,就寫在blog。fb只搞爛gag,大家笑一笑,搏like,阿祖說愈膚淺的東西愈多人like。G+主力放圖片,它的自動修圖挺有趣,省了很多功夫。
離港之前還想做一個台灣人在香港的簡短採訪,試試投稿。不過整件事,並沒有很深刻的印象和概念。要實行,還需要更周詳的考慮和討論……我能一心多用到這個地步嗎?真苦惱。
沒關係了,2013年到最後一個月,該寫的文章還應該繼續寫,該做的事情還要繼續做。未來縱使茫然,也只有想辦法與它共存。這就是我的生存方法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