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80後現代生活(19)──阿泰

手機給那個勉板的小孩摔壞了,阿泰無奈,從床底下掏出塵封的Casio 3600PV,盤膝在茶几前,不耐煩地列着算式。
目前銀行尚餘五千元存款,押金七千元,扣除水電,可收回六千元。新房租得一次過付四個月租金,一個月上期、兩個月押金、一個月經紀佣金,合共一萬六千元。搬屋公司報價一千六百元,即下個月得一次過付薪水每月一萬一千元,七除八扣,下個月只剩五千四百元過日子。五千四百元,交通費每月二千元,兩個人食飯一千元,水電可以再下個月才付,信用卡固定每月一千二百元,上網搬遷手續費三百八十元。加上小孩子託兒所雜費五百元。唯有省吃省用,希望能熬到月底。
新居只住了三個月,租約未過,若然按契約所定,業主要求阿泰遷出,需賠償雙倍押金。但阿泰隱瞞小孩子的事情,又怕假結婚遭揭發,懶得爭辯,條件談好,自願搬遷。急就章找了房子,老闆因他要照顧孩子,不願再超時工作,大發雷霆︰「叫佢老母湊返!」

阿泰已經兩個月沒見過孩子他媽,他媽剛來香港,不到兩個禮拜,已經失蹤。本來就不是甚麼正常婚姻,他媽十六歲生孩子,孩子父親是誰也不知道。老爸是村書記和黨員,隱瞞女兒未婚生子兩年,終於找到一條自香港游來的水魚,啃下這隻死貓。
兩年前沒有辦婚禮,草草簽了婚姻契約,只要把少女和小孩申請到港,取得身份證,便能獲二十萬報酬。中間的教養費和生活費由書記負擔,每月存五千元進阿泰的工銀戶口,待契約完成之時,一併領回。阿泰計算過後,最後該能獲三十萬。三十萬,房子的首期差不多了,而且現在離婚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有房在手,日後再找個女人結婚亦不是難事。
驀然一隻藍白拖斜裡飛機,阿泰閃避不及,腦袋中鞋,小孩哈哈大笑。阿泰無奈,不理他,繼續盤算搬家的日子。街坊都說阿泰的兒子聰明伶,兩歲人仔就已經手長腳長,懂得叫人早晨。阿泰只好苦笑。小孩身份證寫兩歲,實則已四歲,造假得造全套,不可能結婚兩年有個四歲孩子嘛。而且這孩子雖然很皮,愛扔東西,但總算聽教聽話,沒給他帶來麻煩。
有時候阿泰覺得他比媽媽更懂事,至少不會濃妝艷抹、徹夜不歸、失蹤幾天後爛醉在床上。不過,畢竟不是自己的小孩,阿泰並沒有用心替孩子挑選幼稚園、為他的升學鋪路。聽說玉鳳還沒生孩子,已到處打探區內幼稚園消息,開始輪候名幼稚園的附屬幼兒學校。家儀和孩子也進入幼稚園面試的準備階段,他記得家儀的丈夫國富說︰「現在不安排,二十年以後
孩子就不夠別人競爭了。」阿泰暗暗想,長此下去不是辦法,終有一天他會生屬於自己的孩子,若然孩子還沒出生,就要為升學和未來二十年憂心忡忡,日子怎麼過?
租家計劃和財經預算寫好,望着一屋未收的行李,忽然想︰「不如三十萬領到之後,直接移民去別的國家吧。」卻又不知三十萬港幣能移民到哪一國去。收起3600PV,摸到皮套後美工刀淺淺的割痕,他憶起自己考純數前沒帶計算機,幸得阿怪借他,考試才能順利通過,多年沒見,想還他,卻不知他身在何方︰「總不能像他那樣過日子吧,三十萬一下子就花光。」

留言

  1. 有点意思 一眼看去 不知哪里 有点阿飞正传的意思

    回覆刪除
    回覆
    1. @@~阿飛正傳……?
      一隻無腳的雀仔呀……未起飛就已經死在地上~~

      刪除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