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80後的現代生活(18)──巧儀

「你不知道這樣沒用嗎?你這個白痴公司請你回來幹甚麼?筆電沒有充電、投影機開不了、Powerpoint有錯字!你他媽的有帶腦袋來上班嗎?你只是妝化得漂漂亮亮、短裙穿一穿回來等着被我幹嗎……」巧儀忍受秃頭肥胖的五十幾歲中坑老屁股十分鐘辱罵,回到座位,忿忿不平。明明事情全部與他無關,他的筆記型電腦自己帶回家沒充電;會議室投映機從來都是電腦部技術員上的鎖,他忘了預約技術員,臨時沒辦法用。投映片也不是她做的,她只是秘書,負責他的行程,該去找部門文員麻煩。
這一份已經是三年內第四份工作,每一份工作都不順心。這些連大學學位都沒有的老闆,請到堂堂第一學府畢業的經管系才女,還緒多怨言。剩下半天,巧儀毫無心情工作,瀏覽求職網,投遞五份履歷,低頭玩手機。忽然收到入境處電話,接聽時甚是難過,隨即糾首精神,一個一個電話接着撥,有人聽就講,沒接的發短訊。

「喂,婉蓉嗎?阿怪出事了。嗯,我要組治喪委員會。你不加入?不行!一定要來。如果不是你,阿怪也不會跑那麼遠,他死了都是你害的!不講了,我打給別人,先約禮拜六。」
「國強?喔,玉鳳嗎。對呀。你知道了?哦,耀忠說的呀。那國強OK嗎?好,那禮拜六見。」
「在嗎在嗎?你那邊收得很差。嗯,我傳簡訊給你,今晚一定要回喔!一定。好,拜拜。」
一一通知過後,上洗手間,同事聽見她大聲講電話,好意叮嚀,別給老闆發現。巧儀虛情假意道謝,內心嘀咕這個醜八怪三十幾歲都未嫁人的剩女憑甚麼教訓她?
午飯時繼續打電話,總算湊夠六個人,組成治喪委員會。接下來該是通知阿怪家人了吧?她打電話問阿怪的表妹路比,路比只是阿怪疏堂表親,早與他們家斷連。巧儀只好在網路發起人肉搜索,又聯絡中學老師和舊生會尋求協助。她深知機會渺茫,但總算有事可幹。
中學畢業六年了!她當過大學宿舍委員、系學會會長、學生會宣傳……無論哪一個組織,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覺得在圈子之外,沒有滿足感。唯獨這群中學同學,只有在這個圈子裡面,她能夠獲得認同、滿足和成功感,每年辦班聚,即使辦不成,也是高興。今年阿怪回來,她原想與他一道出遊,試試流浪的感覺,看看世界的風景,最主要是幾位同學也去,可以回味少年時一同去長洲宿營的年青愉快回憶。
所有的事情因為一通電話而改變,也幸虧阿怪的本子上應她要求,把她列作緊急聯絡人,她才得知事變,立即展開行動。經過前年的治喪經驗,巧儀迅速在電腦上列出所有工作事項、人手分配、場地安排,通知阿怪同齡表親路比,獲得路比口頭授權,待路比簽署授權書,星期六晚上,即可妥善交待細節。
同事走進辦公室,向上司打小報告,投訴她工作時間做私人事。辦公室空氣凝重,接近六時,巧儀半截裙左右口袋,各放一信封,敲中坑上門,要求周六請假。中坑老屁股登時大怒,抬案起身指罵︰「幹你娘的臭三八,五行久罵嗎?早上才罵你一頓,不夠嗎?試用期未過膽敢請假!你老竇死了嗎?還是你老媽快不行了?不行!很忙!你他媽的給我乖乖回到位置上做事!」罵着罵着,手指快點到巧儀胸前。巧儀後退一步,立即從另一邊口袋,取出白信封︰「那我不幹了,薪水你算一下,我立刻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