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柳長街

2月份老是坐不住,跑了好多地方,和學妹、Ari看了雲圖,去過屯門、參觀Andy Warhol,去了一趟澳門,又走了一趟又一城。出銅鑼灣大自然和同事吃飯,然後去了IKEA,港九新界全部走遍,覺得有點累了,這個月學課了,該是時候安安靜靜地坐下來,做一點正經事。
IELTS的溫習停滯不前,總覺得進步不大,距離6.5還有很遠。不過決定了5月去考,怎麼也得考一次,試試看如果再說。



2月奇怪的事情也很多。某日,突然有一個陌生男人打電話找法師同事,說他家裡有事,希望同事幫忙。同事好心,請他來聊天。
那天我有事出差,回來時他們聊到一半。陌生男人年約40歲,長頭髮,普通話不靈光。法師便請我當翻譯。我坐下來,男人說他幾年前娶了一個大陸女人,前幾天突然「跟佬走」,帶走他所有的錢。如今他兩個小孩,大的五歲,還沒上幼稚園,小的一歲,生病了。他找社工,社福署說兩星期後才能安排孩子進托兒所。他想帶孩子回鄉下,但沒有錢,他爸爸又一直罵他,怎麼不帶孩子回去云云。講了半個多小時,那個人說沒有一個人能幫得了他,連朋友都沒有。
我很奇怪,女人跟佬走是男人最痛的事,怎麼會沒有人出手相助呢?而且他說只借兩百塊。他問法師借,又問我借。我覺得很奇怪,法師也怪,因為法師說,男人聲稱認識一個叫阿明的義工,但法師完全不知道阿明是誰。
大老遠跑來問法師借錢這已經很奇怪,誰人會白痴到問一個沒有底薪的人借錢?而且他借錢的時候,反覆強調的仍是那個女人對他造成的傷害……但我感覺不到他是感情受傷的人。結果我說了一句懷疑,他拍案而起,拋下狠話︰「就讓我的仔女不得好死吧。」原本我也將信將疑,這麼一句話,就確定他是詐騙。之前他講到自己多愛孩子,現在這麼說,一個疼孩子的爸爸絕對不會這麼說,絕對不會。

2月份做了好多夢,幾乎每隔一晚就做一個。對上一次如斯頻密地做夢已經是大四了,不過當時做的都是同一類的夢,這次每一個夢都不一樣。
第一個夢,夢見自己救了一個女孩,認識的,不過甚少聯絡,我算是關心一線、打電話問功課的類型。
第二個夢,夢見溺水,不是我,是一個沒有聯絡的舊學生。救了她上來。
第三個夢,上星期做的,記得比較清楚。夢見自己追踪一個人,感覺是朋友或別人,他到處殺人,最後他放火燒屍,屍體在林中,整個森林都燒起來。
第四個昨晚夢見的。夢見自己在一條馬路上,馬路塞車,馬路上有巴士、電車。我不趕時間,看見前面有一個穿桃紅色套裝、黑絲襪的女人,繞過塞滿人的安全島。我跟着她,一直走到入境處,過了好像是關卡的地方,前面有三四重鐵欄困住,她一下子,左手按欄一個斜身就跳過去了,我也跟着跳過去。

大熊最近學解夢,有空問他一下。但這些夢我自己都會解,畢竟夢做多了,自己也就懂得內裡含義,其實和讀小說沒兩樣。所以我一直建議大家多看點書,看多了,人就會聰明了。不過做人那麼聰明幹甚麼呢?還是笨笨的過完一輩子比較好。
前幾天出去時,想說未試過用單反拍夜景,就拍下來了。回程路上忽然想到七殺手裡面一個很有趣的角色︰「我總是想,假如我自己是條長街,兩旁種着楊柳,還開着各式各樣的店舖,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人從我身上走過,有大姑娘、也有小媳婦……」、「世上的英雄豪傑卻已太多了,也應該有幾個像我這樣的人,出來做別人不想做也不肯做的事了!」
這個人,叫柳長街。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