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日 星期五

跑了一趟澳門

26號屁股癢跑了一趟澳門,原是過去「引誘」活死人學長幫忙寫一本書,關於澳門的歷史城區。好幾年前我已經想這麼做,但一直不懂編輯的事情,直到今年,總算入門了,所以擬了一份計劃書給他。
最初思構了好多好多說辭,希望一矢中的,把他拉進這個陷阱裡。可是,一句「大家忙」,立時甚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只因為一句「大家忙」。
一個博物館專業畢業的有志青年,如今在酒店工作,有志難伸。澳門如今除了賭場,就只有酒店,兩者都是24小時運作的場所,結果搞死了澳門人。24小時輪班工作,一時你朝9晚10,一時晚10朝9,做到無朋友,壓力大,每天面對炫富的大陸人,生活完全崩潰。
澳門人在賭權開放後,富裕了,送子女出國機會和領域更加多樣。好像活死人學長一家,他是碩士學歷、妹妹留學日本,回到澳門,沒有相應職位,只能在酒店工作。雖說職業無分貴賤,只是景況稀虛不已。讀那麼多書幹嘛呢?
咸濕學長回去比我們早,進入第四年,教書教到意興闌柵,老是想考政府工,當公務員。他說新春和中學同學團拜,赫然發現十個同學當中,有8個已經是公務員。前幾年才不過兩個,他一直考不上,難免問︰「公務員有這麼容易考嗎?」

澳門公務員分級我不太清楚,從他們口中得知,入門是260,再高一級是430。只要兩夫妻都是260,加上各樣補貼,將來的日子就不用愁了。咸濕學長說,澳葡時代的公務員福利比現在更多,做滿四十年退休享長糧,現在還可以在酒店或賭場上班,多賺一份薪水。現在已經沒有從前那麼多福利,卻仍是優差。去年他們兩個一同考文化局的公務員,然而考試臨時改制,甚麼消息都沒有,那兩個職位在無聲無息當中「不存在」了。

這次去澳門沒去到甚麼地方,主要逛書店,做一下巿場調查,確認我想做的事情,沒有給別人先做了。順道做巿場調查,看看澳門能不能取代香港,成為大陸的「水貨書」中心。結果發現,澳門書局和香港書局和台灣書局賣的都是一樣的書,澳門反而沒有打折。但澳門比香港更小,閱讀人口更慘不忍睹,恐怕奶粉也不比香港多,書更別說。
反而發覺澳門的外國人增加了不少,說不出是哪一國,必定不是華人。咸濕學長說菲律賓、泰國人變多了,他每天上班時,總在家附近看見幾個喝至天光,半醉半醒的泰國女人,蘇胸半露,拋眉弄眼,惹得他慾火焚身︰「佢住係我樓下咋,屌,幾燃想同佢執返劑,但我要返工呀仆街!仲要朝朝都係咁喎,幾無癮呀。」在此我必需聲明,學長是好人。
外地勞工增加,原來是澳門賭場聘請外地人,均提供住屋津貼,我在香港住劏房,只一百五十尺連洗手間廁所。活死人學說那些外勞因為有房屋津貼,所以不需住劏房,而且澳門好像沒有劏房這回事,澳門人有錢,沒有需要,但再有錢,買房也不代表容易。

自由行對澳門的衝擊比起香港大得多,香港人是生活層面和地貌外變得較厲害,有些核心的東西還能保持一定程度的本土化。可是澳門是整個經濟結構崩壞、傾斜。學妹小鳴新年在澳,高呼強國人快要踏得澳門陸沉。在澳的大陸人可能比澳門本土居民還要多,這是時代的哀歌。
不過很少聽見澳門人像香港那麼激動,遊行示威,反對抗議。他們說澳門人是順民,沒有骨氣,好像也不需要有骨氣,樂於目前經濟環境,而甚少覺得社會應該改變,或者甚少認為自己有責任令社會變得更好。坦白說,香港人又何嘗不是?如果口口聲聲要反自由行,可是大家有沒有想過反對自由行之後,進一步目標是甚麼?有人提出港商不要再回珠三角投資設廠,抗衡內地經濟,可是以商家立場,他們願意撤廠回港嗎?

造成目前混亂局面的,正是那一幫在黃金時代成長的中老年人,他們的社會百廢待興,我們固然享受經濟起飛帶來的成果,但同事承擔他們種下的短視的禍因以及盲目施政朝令夕改導致的社會民生問題。我們自然有很多埋怨,埋怨為甚麼好端端的公務員考試制度,說改就改。埋怨為甚麼設副學士使學歷膨脹,人人負債又得不到相應報酬。而那些月薪數十萬的高官自稱中產,可恥表示自己喝咖啡看法國電影,與大家沒有分別。
然而在埋怨的同時,我在想,不應該寄望這幫混帳來解決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坦白說,房屋政策改或不改,對他們沒有影響,意思意思,位置依舊穩如泰山。學歷與薪酬不相稱,也沒關係,因為他們自己就是一幫學歷和薪酬不相稱的最佳例子。
我們面對的問題能解決的唯有我們自己,人應該站在更高更遠的角度,審時度勢,尋找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案。房價瘋狂,那就別買房,去別的地方買,台灣馬來新亞新加坡。制度不公,就別和制度耍樂,找一條不需按着他人步伐前行的道路,隨心過日子。這些理想的生活模式,到底能不能做到,我也不肯定。但我願意試着以這種方式過我的日子,並且寄望大家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生存的方案,好好過日子。

延伸資訊︰
  • 小爆澳門.活死人的萬事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