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80後現代生活(14)──小貞

接聽巧儀電話時,小貞正在西貢,不是香港的西貢,是越南的西貢。巧儀驚訝非常,問她怎麼去了越南。小貞最初只說旅遊,巧儀追問她甚麼時間回港,阿怪下禮拜設靈,小貞說︰「我不能來,上個禮拜結了婚,相衝。」若不是這三天都躲在酒店,電視劇和電影都看光光了,小貞才懶得接巧儀電話,立即後悔。電話另一端的巧儀大呼小叫,小貞吼回去︰「漫遊很貴,回香港再說吧!」掛線,隨手一扔,電話一下子陷進酒店的天鵝絨棉被裡。
小貞結婚只邀請公司同事和親友,擺了十圍,其餘五圍都是老公的同事親友。她亦不是不明白巧儀為甚麼生氣,結婚的事情,她沒有通知舊同學,即使最親密的巧儀,也沒有知會,更別提邀請她們喝喜酒,來婚禮。
老公是印尼人,在香港出身,家族在東南亞生意做得大。結婚後安排了巡遊東南亞度蜜月,可是小貞第一個禮拜便水土不服,上吐下瀉。接下來的行程都在酒店渡過,老公則到處拜訪生意夥伴,每晚回來,混身酒氣,衣領不時出現唇印,甚不是味兒。
新婚生活和小貞想像的相距太遠,獨守空房半個月,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抱怨。老公也不搭理,只說很快就回香港了,生活很快回復正常。小貞埋怨他經常出門,卻一件小禮物都沒有買,老公嗯嗯唔唔,晚上回來,仍是兩手空空,混身酒臭。
雖說她一早知道老公木訥,她也不介意,想着自己也曾經滄海了,找個木訥穩重的,何況老老公是木訥帥哥,褐色皮膚,輪廓細緻,活脫脫一個混血帥哥。他妹妹也是美人,追求者眾,時常挽着小貞,傾吐忐忑的少女心事。
小貞喜歡這個家庭,喜歡這份踏實人生。他們才算三年後生孩子,懷孕了,她會辭工,轉做全職家庭主婦。可是結婚後很多事情漸漸改變,老爺建議她盡快辭工,因為老公很快要接手家族生意,她需要跟隨他東南亞到處跑,若果她留在香港工作,聚少離多,婚姻很難維繫。這個木訥老公的異性緣大大出乎意料,他在香港幾乎沒有女性朋友,可是過去兩個禮拜,送他回酒店的,只有司機是男人,後座必定有女伴。
掛上電話,小貞無聊得去酒店的建身室騎腳踏車,沒留意騎了多久,電話又響,司機說老公已經回到房間裡。小貞心頭一喜,也不擦汗,急步回到房間。老公又醉了,大字型躺在床上打呼。她細心解開紐扣,替他脫鞋子,再一件一件脫掉那件滿是煙味的西裝外套。一探口袋,心一下沉,神色立變。掛好西裝,進洗手間,用肥皂洗手。坐在床沿,凝望着這個男人,反反覆覆想了很多︰「反正他早晚離開香港,我犯不着為他犧牲呀,回去之後辦離婚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