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星期四

80後現代生活(12)──思思

思思造了個夢,掀開天鵝絨被,腳趾抓起地上的粉紅色絲質內褲,昏昏沉沉穿上,走近窗邊。落地玻璃白得刺眼,好一會才適應,窗外竟又下一了場雪,白茫茫地。初醒微冷,調高暖氣溫度,拉開椅子,搖動滑鼠。電腦也醒來了,十點,到氣象局的網頁,今天沒有停工停學。巧儀傳來訊息,點擊對話框,「Shit!」錯點視訊通話,思思赤祼的上身佔據畫面,那雙不圓又不大的扁皮胸部,一頭亂髮,嘴角殘留唾液。迅速讀過巧儀留言,香港正是深夜,晚一點才回吧。
回身攀到床上,掀開整張雙人被,猛力推伏床抱枕的洋男︰「Wake up, Paul。」洋男嘮叨幾句,不願起床︰「You must drive me to school, I haven't been there since Tuesday.」洋男翻轉身子,單眼皮下的褐色瞳仁,說了聲OK,親她一口,走進洗手間。
思思走到二樓,用弟弟的洗手間,他已經乘校巴回學校了,這個愛裝勤力的嘔心傢伙。刷牙、梳頭,回樓上穿衣服,Paul去車庫套車輛加裝防滑組件。她打開包包,扔掉前幾天剩下的午餐,星期二只上了一節課,今天下午要交作業,若不是,她也不想去。
帶上筆記型電腦,打算在車上寫作業。媽媽昨夜傳來電郵,說下個月的零花錢和家用過戶了,今天記緊去銀行,領錢交雜費。思思命令Paul先駛去銀行,再到學校。媽媽問她有沒有用功讀書,下個學期能順利畢業嗎?真煩,每個月都問,當然不行呀!課都沒有好好上,雖說出席率不重要,但功課交給Peter寫,那傢伙還說自己多厲害,床上不行,功課更糟。現在只有寄望Paul的作業能拉高一點分數,使她不用再留級。
學校一下子就到,作業未寫好,思思跑進教室,佔了中央偏左不起眼的位置,拼命打,總算在下課前,存在記憶卡裡,交助教複製到他電腦裡。「助教還蠻帥的。」思思暗起,拋媚眼。另一節課在南教學大樓,乾巴巴的老女教授,看着就不舒服。自顧自上網,巧儀說今年阿怪回來,有聚會,好呀,思思很高興,連忙上網查機票時間和價錢。一年回港一次,成為她生活裡最大的安慰。
移民到這個連唐人街都沒有的陌生城巿,快六年了!原本她就不想移民,可是會考砸了,爸媽執意不能反對,他們答應大學畢業,讓她自由選擇回港抑或留下來發展。一年高校、四年大學,也不過五年,思思答應了。可是剛抵步,文轉理,功課根不上,高校一讀兩年,總算有學院收她讀文憑,爸媽卻不滿意,非要她讀大學,讀經濟、金融或管理。重考一年,考上私立大學經管系,金融風暴襲來,爸媽的公司一吹就倒,還損失幾十萬迷債。當地金融機構一厥不振,爸媽走投無路,恰好香港朋友自開公司,他倆決定回流,留下弟弟和思思兩人,相依為命。
今年的時間比較尷尬,香港暑假前後,思思學校都沒有長假期。她估量自己乖乖呆在學校上課,這個學期的成績仍然不會好看到哪裡去,決定先斬後奏,刷信用卡訂機票,之後再向爸媽解釋。點開電腦的照片檔案夾,檢視中五同學在赤臘角機場的送機照片,甜絲絲地笑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