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沒有離別.哪來相聚

僅以此文,記2012年學姐來港小聚,文字隨思,並無新意,可跳過內文,直接看圖。
和學姐識於第一堂世文史課,多得老師把我一半的大三學長姐當掉,才結了這麼個緣。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學姐幫忙找的,若非如此,大概唸半年就要回港了,哪能完成學業?我總是想着找些機會報這個恩,卻還沒有機會。
23號晚約左紅磡火車站,學姐帶來新男友。上一次相聚已是大四,三年前差不多的日子,學姐畢業回馬,儲了一點錢飛回台灣。活死人學長已經碩一,從台北下來。我們三個,在22巷透天厝的客廳,交待各自生活,談起身邊各人感情。當時她男朋友和我同級,這次來港已換了角,還真厲害,古墓派的學長和全真派的我仍是空白一片。
那一班學長另一經典之作,是創下成大歷史系僑生零人如期畢業的佳績,全部都多陪我一年,真開心。即使如此,他們的畢業典禮,我還是高高興興的去拍照了。沒有不去的理由,更沒有不高興的理由。
學姐一向準時,正當我發現大家手中不是花就是公仔,而我兩手空空着急之際,兩位男生各挺着一個及腰的黑垃圾袋出現,學姐緊隨其後。原來袋中裝的全是別人送她的花和禮物,多得可以開店,即場轉售,幸好沒買。

她挑人很有一手,看我這個學弟就是。舊角出得廚房,入得廳堂。新角也是和藹可親。他拿一台單反,請我拍照。我絕對是沒有技術的亂拍,無論拍得好不好,他看過照片後一定說︰「美美的。」 當日原擬去老炕火鍋,但訂了三天都訂不到,死心不息,坐車到曲街,仍遭拒之門外。隨便挑了一個陷阱大排檔,點了乾炒牛河、魚雲煲、臘味炒芥蘭、楊州炒飯、蠔餅,雖然中伏,但吃飯嘛,人好,菜就好。
各人交待近況,學姐還在學校閒閒地當中文老師,活死人學長呢,剛找到工作,酒店的,他說澳門不是賭場就是酒店,只好有空去旅行槁賞一下自己。我也說了近況和最近不解的事情,學姐說︰「因為你不是學生啦。」學長加一句︰「哦!你變了!」學姐還敏銳地問了一個問題︰「為甚麼香港的男生,大大一隻的,都要跟那麼小小一隻的在一起。超奇怪的,我不懂耶!」我也不懂,百萬富翁應該加這一條進去。
沿着海皮從紅磡走到尖沙咀,走走停停,到了星光大道,繞道到鐘樓,合影。穿過廣東道,在九龍公園外圍走。星期六嘛,搞不好公園裡有很多田雞等我們去照。沒有進去,直往五代同糖,幸好活死人學長手機能上網,我沒準備,「人肉」地圖又沒接電話。看來學姐善有善報,天主引路,我們蒙其厚福,不致迷路。
這段寫得太誇張,太肉麻……我討厭肉麻的文章、討厭肉麻的文字,就讓我肉麻一次,下次肉麻,該是好幾年之後的事。

滄海遺珠照片集︰
2008年12月攝於台南

2012年11月23日攝於香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