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想和峰姐交朋友

一直沒有很喜歡蘇打綠,當然聽過他們的歌,覺得歌好詞好,但說不上很迷,聽一兩次便作罷。上禮拜下課回到小房間,已近子夜,在youtube隨便按些音樂,陪伴寫日子。也不知怎麼搞的點張惠妹點到了蘇打綠這首歌,結果聽到不想睡覺,之後接連幾天上班下班重覆播放的,也是這一首。


記得第一次聽蘇打綠是非常心不甘情不願的。大二的台灣室友是內褲超人,他愛穿着白色大內褲在宿舍到處跑,默默地站到我身後,一邊抓癢、一邊看着你電腦在做甚麼,時常晚上都聽到呻吟聲。期末換房間時,搬進來的學長說他的床上有一攤白白的東西……經驗證後是油漆。內褲超人每晚不到兩三點都不會睡,而且愛大開喇叭。上學期同室的馬來西亞學長警告過他,之後不敢。下學期馬來西亞學長受不了他搬出去以後,他故態復萌。我受不了,下去警告他。第二天醒來,覺得他播的歌還蠻好聽的,在google輸入歌詞找來聽了幾回。那一首,就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之後他們紅透寶島天的歌〈小情歌〉、〈十年一刻〉、〈你在煩惱甚麼〉等等,都聽過,但沒有很喜歡。
直到聽到這句歌詞︰
當時奮不顧身伸出我的手,看見了輪廓就當作宇宙。
作詞的是詩人呀!
就為了這句歌詞聽了二十幾遍,之後才留意別的詞,也寫得很有詩意,但最喜歡還是這句。這不就是年輕到成長之間最重要的關鍵嗎?無論追尋理想、追求愛情,甚或是友情,或者別的任何的事情都可以用這句代入。但,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寫出這樣的詞句,這樣的借代多麼精準和雅緻。
〈喜歡寂寞〉整整聽了三天三夜,開始有點厭倦了,便找來〈小情歌〉、〈十年一刻〉,一聽又是一整天。以前覺得〈十年一刻〉背後的京劇音效很吵很煩,現在居然覺得那是精妙絕倫、畫龍點晴,把小人物由低熬起的那種辛酸,以及詞中「生旦淨末丑」配合得天衣無縫。
好了,寫了那麼多廢話也應該終止了。經過一個禮拜瘋狂播蘇打綠,深深覺得他們的歌唱出我的感受,唱到了心坎裡。有些東西以前覺得平平無奇,或許身邊和思想有一點轉變,偶爾重聽,會驚為天人,會為此絕讚。藝術如是,人也如是。過去可能只是交情平平,忽然有一天,那個人為你做了一點小事,你對他的感覺立即大翻盤……就像蘇打綠,或許寫詞曲的峰姐很了解我的內心也說不定。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能多聽聽他們的歌,享受他們曲中的詩意,搞不好某一天在某個場合碰見,咱們能交朋友,也說不定。
換個說法,欣賞他們、支持他們、了解他們,也算是朋友了,不是嗎?

PS. 內褲超人的事情好像因為太超過了沒入收在旅學台南當中,如果有機會真的要好好談一談宿舍的怪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