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80後現代生活(11)──比利

上司按住比利肩膀︰「比利,下班吧,快八點囉,趕快走吧。」
比利停下翻飛的手指,回頭微笑︰「那八點再走吧,反正這麼早回家也沒事幹。」
上司看看比利瑩幕顯示的倉存資料︰「這個不急,先下班,找女朋友去吧。」
比利苦笑︰「老闆,我一天對着你十三個小時,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呢?」
上司狠狠地拍比利背︰「行,知道了,趕快走吧。」
比利闔上電腦,放進公事包,老闆叫他不用鎖門,拉上就行。說聲再見,沿着倉庫大廈寬敞的行車路,迴旋而下,皮鞋「咯咯咯咯」敲打地板,距離下一趟最晚的回廠車,還有個半小時,此時回音份外清楚。
抬頭檢查每一台閉路電視,是否如常運作,有沒有哪一台迴轉太快,或停擺不動,一切正常。繞道正門,和大門保安打聲招呼,穿過運貨電梯大堂,直走到底。車門保安恭敬起立,始終年紀大比較穩妥,之前的小伙子,總是低頭玩手機。比利嘆氣,他和我差不多年紀,我沒當上保安,也算不錯了。

門外泊着一輛鮮黃色公司小型貨車,客座坐着一個衣着光鮮的女人。比利左手插進口袋,正要掏手機,見此打住,狠狠盯着小型貨車。女人想下車,被司機制止,彊持五分鐘,司機讓女人先走,笑嘿嘿走到比利面前道歉,比利板起臉,慍怒道︰「你不是不知道公司車不能載公司以外的人吧?看見我還不立即趕她走?」三十來歲的司機哈腰躬身,保證沒有下次,比利說︰「小心點,下次如果是老闆看見,沒人能幫你。」司機唯唯諾諾,開車駛進倉庫。
過馬路,上天橋,穿過五光十色的商場,比利低頭掃視手機瑩幕。公司收不到訊號,下班了,訊息、留言,一則一則陸續接收。女班長問他公司有沒有出租黑車,會不會比外面便宜,最好免費啦,舊同學嘛。比利先輸入兩個哈哈,回覆說公司的車子沒有空調,冰鮮鹹魚容易發臭,再打一個笑臉,心裡想︰「說不定殘雞婆到現在還是獨身。」
即使地鐵車廂比最繁忙的時間寬鬆許多,卻仍是滿座。無所謂,在公司坐了一整天,站個半小時回家,當作鍛鍊。搖到九龍塘,走一小段路,上了火車。幾個陸客拉着龐大行李,粗暴撞入車廂,行李廂輾過比利皮鞋。比利喃喃地唸了兩句,身旁衣衫陳舊的阿伯搭起話來︰「挑那媽的大陸人……」聽他口音,興許是上世紀偷渡來港的大陸人。阿伯興致甚高,比利勉強點頭稱是,幸好上司打電話來,救了他。
「明天新老闆要來了。」上司說︰「你也認識他的。」
比利嘆一口氣,他早知道,假裝不知︰「這麼有趣?誰呀?」對嘛,就是他,那個馬屁精,他們一起進公司,同樣由接單員做起。他嘴巴厲看,精於察言觀色,八個月轉長工,一年升副主任,比利去年也升副主任了,但人工沒變、福利反減,增加的只有工作量。
掛上電話,火車駛進隧道。漆黑的玻璃,倒影裡髮型和早上出門時一樣,堅挺清爽,眼袋也和早上一樣,呈半月型,毫無消退之象。是燈光抑或長久沒見陽光?怎麼臉色好像灰了一點,白了一點。他嘆了口氣,呼喚手機上的行事曆,三天後是一年一度的生日,畢業後的時光,好比扔進焚化爐的白紙,燃燒殆盡,半點不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