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80後現代生活(10)──娜姐

娜姐一雙扁平足擱在電腦桌上,左肩和臉頰艱難地夾着家用電話筒,雙手修剪左腳五指的腳甲死皮,右腳姆指熟練地按方向鍵,瑩幕顯示着某位韓國明星粉絲頁,一邊看,一邊冷笑。
「他喔?早甩啦。別逗我好不好?那張臉,要不是看在Burberry的份上,本小姐才不會讓他抽水呢。」娜姐一臉不在乎,電話筒另一頭的婉蓉才說了一半,她打斷︰「你就和他分手嘛,沒錢沒車沒樓,愛甚麼愛?」婉容說得幾乎哭了︰「看你看你,說有多愛多愛,幾年了?七年啦,他有提過結婚嗎?沒有嘛,就是不想要你啦。」

婉容默然良久,反問娜姐︰「家豪那個呆子嗎?有呀,約了他明天。不可能啦。跟你說,這種男人呢,是庫存。就是,你不必跟他有愛,等我玩夠了,差不多了,找他結婚,然後呢生個娃娃。他醫生嘛,錢多花不完,又常不在家,我就可以出去玩囉。拖他個一年半載,辦離婚,分他一半身家,然後拿他的身家爭撫養權,每月再拿兩萬膳養費,娃娃掉給我媽。」撥動手機查看whatapps,又說︰「再找個有錢的男人,再重覆兩三次,四十歲就可以退休。哎,你這種觀念不行啦,現在是商業社會,還談甚麼感情?你應該學學我,像你這種乖乖牌,那些中坑很喜歡的。」
婉容嘮嘮叨叨念了幾句,娜姐喝道︰「對啦對啦,你就抱着他過世,將來結了婚,生了孩子,他不工作,動不動打你,出去賭錢輸清光回來要你還債,這就是幸福,這就是愛嘛。你愛去就去,但別問我借錢!說在前頭,喜酒別請我,我才不想去。對啦,或許我不在香港呢。」
婉容繼續埋怨,喋喋不休說了五分鐘,娜姐一心三用,繼續修甲上網,直到婉容問她有沒有收到巧儀短訊,娜姐說︰「沒有,那個八婆太煩,我換了電話號碼沒有告訴她。你也換了嗎?喔,那可能是另一隻吧,我有三隻手機。真的嗎?我看一下……」娜姐翻查手機內置行事曆︰「可能來不及,那天早上我才剛從維也納飛回來。維也納呢,真夢幻呀,如果可以跟一個法國佬上床。現在我吃過德國香腸啦,英國薯條啦,只差法國。呵哈哈,真的嗎?維也納不在法國喔。」略頓︰「看情況吧,搞不好來得及。那天航班很緊,可能睡一下又要飛。唔……阿怪住哪裡呀?他無家可歸吧。不如他來我這邊吧,逛了這麼多地方,應該學習到多國技術。好好,不說了,你看着辦。先跟八婆說我去吧,嗯,就這樣,see you。」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