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80後現代生活(5)──耀忠

昨晚沒有下雨,可是路比平日顛簸,耀忠的頭,好幾次頂到車頂。他極力控制在三十公里以內,以防震幅太大,凹凸路面撞擊車子,損壞底盤。前方突然冒出一個老伯,白衣赤腳,軀軁着緩慢地橫過馬路。鄉下地方逆線行車是常事,路上亦只得耀忠的天藍色Tayota Matrix,但他仍然踩盡了剎車,沒有扣安全帶,險些撞上擋風玻璃,拼了命鎚打喇叭,催促老伯。老伯沒辦法再快了!汽車煩燥的喇叭聲穿過泥灰路,漫過兩邊的荒草地,擦得長草側頭,泥蛙驚醒,奔向渺遠山脊。
今天本是喜日,耀忠籌備一整年的車房終於揭幕。想到開業前半年,為了車房的事,四處奔走,煩燥不安,一天抽掉兩包煙,有今日的成果,應該高興。是昨夜從香港趕回來之過嗎?睡眠不足,心情鬱悶,勉強笑了大半天,更添疲累。自從知道阿怪出事之後,沒一晚睡得安好,昨日送他上山,也總算告一段落了吧?
老伯墮進另一邊的荒田,沒入長草,失去影蹤。耀忠拿起手機,搖了電話,四點而已,浴池開了嗎?沒小姐?沒關係,今天只是洗澡,好,馬上就來,呀,幫我買兩包煙,嗯,沒錯。入後波,調頭,向着巿區邊沿的金龍娛樂城駛去。
點起煙,熱水浸至下巴,兩罐藍妹已經暖掉,耀忠並沒吩咐部長換冰。讓它們泡在水裡吧,阿怪在下面也分不清冷暖了!上次阿怪路經東莞,金龍剛剛開張,兩兄弟佔了一池子,通宵聊天。阿怪分享他的旅行經歷,從香港飛到越南,徒步走過滇緬、廣西,坐車回廣東,去上海世博之前,知道老友耀忠在東莞做生意,特來探望。
一別三年,耀忠胖了四十公斤,請求寬恕似地解釋他的煙酒生活是為勢所逼。當年中六毅然退學,考警察去,原本打算一輩子當警察算了,卻考不上。家人在大陸做生意,自己學歷低,沒有生計,也只好北上。做生意就是這樣子嘛,煙要多,酒不能缺,生意桌上不談生意,生意都在卡拉OK、夜總會喝回來。陪客通宵,下午四時起床,吃點東西,又去。哪能不胖呢?錢是多了,還蓋了band房呀,一手一腳親自找音響器材、貼隔音墊,開車回港搬來心愛的電結他和整套鼓……要不要去我家?過一晚,玩一玩,幾多年沒合奏了?不去嗎?訂了火車票?我?我不去了,不了,嗯,有事,要談生意。很快又到新年,那些客,那些廠家,多麼囂張,打電話過來,指定我們送一台LCD電視給他,我都沒見過這麼仆街的人,不送不行呀,明年他不訂貨,就沒生意了。
阿怪十二點火車,耀忠送他到車站,回家後,輾轉反側,零晨二時,打開車庫鐵閘,亮起剛烤成天藍色的Matrix的車頭大燈,沿着公路從東莞一路開到上海。上海巿內道路複雜,其他司機看見他外省車牌,均粗暴對待,非但問路不答,還借故欸近,幾次險些出意外。隨隨便便找了家酒店,泊好車,買了幾張世博黃牛票,在會場內亂轉幾天,期望能遇見他,遇見那個小學和中學都呆在一起的奇怪傢伙。阿怪,我們一起開車去西伯利亞吧!錢我來出!玩夠了,回去再賺過!先買些乾糧,然後……
然後他再次見到阿怪,他已經沒辦法坐進Matrix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