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

夜風凜凜

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太多慾求,太少收入。粗略估計把下個月的錢還一還之後,十一月份只有700元過活,這實在是極端嚴竣的情況,但借了的錢又不能不還……加上我又想要書架呀、椅子一類的東西,唔……唯一的辦法是,甚麼都不要。但…我行嗎?我能過沒有書櫃而書都堆在地上的日子嗎?

這兩年買的東西比我過去十幾年加起來還要多,總覺得自己終於擺脫了過去二十幾年可悲的貧窮,應該替自己着想一些。剛剛畢業回港的時候,日子和我出去之前沒有分別,身無分文,衣服不夠穿(長短袖加褲子不超過十件,外套另計),床是借了大B的錢,枕頭是大熊送的,電鍋是肥妹學妹送的。
搬房子最初那兩個月,沒有網絡,直到兩個月後,儲夠錢,才裝了網路線。又一個月了,儲夠一千元,買了一台六公斤的洗手機,歡天喜地,終於不需要和別人共用了!

到六月份,信用卡分期了兩千元的傢俱,買了茶几、書櫃、鋼衣儲(沒有門的那種)、書桌、小書桌、食物盒、馬桶刷,等等等等的東西。因為二千元加上分期才免費送貨,光送喔!不包安裝,而我又每天都需要上班,傢俱先放在露台,每天下班呢,草草煮完飯,就在一百尺不到的房間裡併砌傢俬,一塊一塊木板、一口一口釘子,左搬右移,一手一腳裝好書桌、書櫃、衣架,足足花了一個星期。那時唯一的路(兩尺多)都佔着傢俬,移動時有如障礙賽,中途還刮颱風,露台淹水,害茶几一角受潮發漲,還好沒有影響。
然後把那三百多本的圖書,逐一的仔細的擦乾淨,先用茶樹精油濕紙巾擦拭封面,待它揮發,便用小學四年級老師送我的熊仔手帕,印去殘留物,分大小而不分類置到書架上,最後用塵拂清理。
一如我所料,等我把小房間所有的東西都儲齊了,便是搬家的時候。
如果可以的話,新居我的確不想這樣了!希望一開始所有的東西都能夠齊全,能夠一開始就有書櫃,一開始就有新電腦……因為我不想重新再累積了,希望一開始就能夠有一個安樂禍。可是以我目前的經濟狀況,並不能夠滿足所有條件,錢儲一儲,又將是好幾個月。當然,另一個滿足的方法就是趁着現在人民幣滙率比較高,把前兩個月儲進去的提出來,會多兩百元,但我又不想,難得儲了進去嘛。再說吧!反正書櫃這種東西,有,覺得很好,沒有,書還是一樣的放着。何況假如一旦買回來不兩個月又彎掉,那……在香港,要找一個好的書櫃,確實很難。

PK那邊終於把宣傳割掉,呼,鬆了一口氣。不過我其實也打算,再出一期就此停工,甚至今期我都不想出了,組不了稿,沒甚麼意思也沒甚麼想法。而且那邊的訂單太缺了!我想慢慢走向製作,自己接些稿子來編、來排。可是,不容易。我連自己的小說和稿子都還沒改好,該怎麼辦呢?
至於製作方面,要怎麼去做,也是一大難題。素材不夠,目前為止比較完整的文本都是我自己的,但是我的作品,幾乎都是純文字,如此很難造出一些多元化的東西。更枉論,可以吸引別人,把東西交給我製作。
另一個是撰文的問題。我發現身邊有一技之長的朋友很多,可是要寫一些簡單文字的人卻沒有幾個。連五百字都寫不出來……這的確令我很頭痛。尤其是看見陽光時務周刊,讀下去那些文字,那種大氣,再看看自己的東西,用來墊桌子也嫌不夠份量。

MBPR的事情大抵上決定了。雖然愈來愈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需要一台這麼專業的電腦,可是,面對小筆電虧耗、桌電放不下的尷尬問題,MBPR是一台完全能滿足我個人需要的機器。只是,它真的價值不菲,但是經過多番猶豫考慮,還是去吧。
最近一直在算錢,算到自己都覺得煩。以前怎會想這麼多?也當然是因為,目前的薪水不夠滿足我的慾望。大熊說我的性格是Disin...不知怎麼拼,正面說法等同「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好像英雄氣慨,實際魯妄任性。現代一點的講法是「自我控制能力低下」。
有時候我會感嘆這種性格帶來的麻煩,特別是身邊人的麻煩。有時又會懷念它來來的好,以前多瀟灑呀,想做甚麼就做甚麼。現在不行了,顧慮很多,買台電腦左算右算。真不知以前和現在的自己,那一個比較好。

收到肥俊的喜帖了!這麼大一個人,第一次收到喜帖,問準他不用穿西裝,才答應去。昨天大熊去了駱駝的婚禮,他們沒請我,真好。出門前大熊說他們請了一位舊日的曖昧對象出席,說起他的舊情人請他參加她的婚禮,他一口回絕,因為知道她的朋友愛做謠生事。
我倒是無所謂,如果她們忽發奇想請我去,我大概會去。反正我這種人,存在感薄弱,去到那邊,坐在一個角落自顧自吃東西,搞不好席散了,也不會有人發現我來過。同樣道理,我的存在感太薄弱了,過程中也沒甚麼激情,說不定她們早已把我忘得一乾二淨,又怎麼會請我去呢?
這兩年對感情完全失去信心。年青一點點,很相信愛情,很相信文字,深信只要按着自己的信念和步調往前,總有一天,我的文字、我的感情,能為我帶來些許的滿足。可是努力了這麼多年,一事無成,連自己覺得滿意的作品都沒有,過去的執着和信念,隨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落消逝,花瓣般片片碎化流逝,就好像,《秒速五厘米》 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