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80後現代生活(4)──家儀

鏡子裡的家儀好像胖了些,腰間和腋下贅肉是不是變多了?志強親她臉頰,沒有,我去洗澡,一起嗎?家儀搖頭說不洗了,今天要先回去,媽媽過來吃飯。志強再親一口,進浴室。家儀打開衣櫃,取出一套淺黃色運動裝,把衣服扔進露台洗衣機,朝浴室減,我先回去了。志強答了聲好,家儀自行離開。
手機有一條留言,國富打來,叮囑她多買魷魚,媽媽愛吃。她回傳一個含笑臉和愛心的簡訊,乘車到幼稚園接詩詠,兩母子手拖手去街巿買菜。詩詠遺傳了爸爸和媽媽的文靜,專心一致伏在小書桌上做功課,家儀準備好材料,進浴室洗了澡,順道把一個禮拜沒有洗的頭髮也洗了。晚餐如常地愉快,媽媽差不多一個月來一回,接詩詠回家,等第二天早上和公公喝茶,之後家儀和國富才接她回家。媽媽臨走時,不忘提醒她多做一個外孫出來,家儀紅着臉,打發她離開。

國富想要,家儀卻一般。下午和志強才來了一次,興趣缺缺,但兩個月沒有和老公親熱,為免他生疑,吩囑他,帶套哦。國富不願意,多一個小朋友不好嗎?家儀嘆氣,笑笑,明年再說吧,車子明年就供完了,到時候來個男孩子。國富親她額頭,稱讚她親貼。是不是年輕的關係?家儀也不知道,自從和志強發生關係以後,每次和國富親熱都不太情願,但每次他們都能盡興,國富很高興,來了兩次,累翻了,倒頭便睡。他平常喜歡和她聊聊天才休息,現在反而很好,家儀想不到有甚麼可說、可聊,貼着他的大肚腩,睡了一覺香的。
她二十歲就跟了這個比她大十二年的男人,雖然中學同學覺得她太早結婚,可是自己從小就沒甚麼想法,沒有理想、沒有目標,某日八姑婆帶國富和她們一家喝茶,不兩個月,他們就結婚了。
國富是會計碩士,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了兩年,沉默寡言,薪高糧準,為人慳歛,結婚前一個月便買了新房。可能他們都是初戀吧,國富心思細密,任何事都順着家儀,家儀不太了解男人,無從比較。婚後生活平淡,女兒出生後,日子也是順暢而沒有起伏。
並不是生活平淡無味促使家儀和志強一起,家儀的觀念裡,生活並沒有好壞優劣之分,委實說不出甚麼原因。志強倒是清楚明白,他說兩年前中學同學的聚餐上,看見婚後生了娃娃的家儀,穿一件普通到不行的純白棉上衣,青藍牛仔褲,白色胸罩裹着生育後豐滿雙乳,令他覺得家儀和一般二十二、三,惟恐花技不夠搖招硬要多插兩根魷魚的女人很不一樣。他這麼說家儀也覺得挺高興。
他們班每年辦一次聚餐,兩年次那一次,最齊人。除了兩個移民和一個聽說加入了黑社會的同學,連那位長年旅行在外的同學阿怪也參加了。席間,她發現全班已婚的同學只有三人,一人奉子成婚,另一人說不出原因,她算是最正常。曾經要好但後來生疏的女班長笑言,她的人生才剛開始,不打算走進婚姻的墓穴裡自我埋葬。
他們熱切地交換了FB帳號,自從由ICQ轉用MSN,很多同學的聯絡方法,家儀都遺失了,沒想到大家又會同時投入到一項新產品之中。她偶爾拍下女兒的成長照,上載至FB,志強每一條訊息都會留言讚好。他說他喜歡小女娃,喜歡和她分享女孩成長一點一滴,家儀也發現,是工作關係吧,志強非常了解她和女兒的狀況,兩人話題源源不絕,比中學時親近多了。
有些東西總是說不清道不明,她沒有機心,也沒有野心,下了國富的床,再攀到志強的床上,於她而言,是普通不過且順理成章的事。上上落落、來往兩區,就似上課下課,從學生變成主婦,毫無疑惑。
用志強的電腦上網,奉子成婚不久的舊同學傳來訊息,問她懷孕該意之事,字句中飽含臨盤分娩的疑慮和恐懼。家儀瀏海後撥,回她,沒甚麼特別,真的沒甚麼,過程平淡得連她都不太記得起,進產房之後一會兒就生出來了,順其自然就好了,順其自然就可以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