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中秋偶拾

終於等到連放三日假,在中秋大掃除之前,寫些小事,然後還要趕小說了。第六年自己一個過中秋,感覺還不錯,逍遙自在。
最高興莫過於收到兩個message,分別是兩位不同的網友,讀過前兩年寫的香港書店的文章,傳來電郵,談談和書有關的事情。很高興,總算覓到知音。恰巧兩位都是來港工作的台灣人,香港人呢?嘿,反正十年前我已經對香港人絕望了。PK那邊代訂,幫忙的那些妹妹還問我為甚麼沒有腐和BL的書。真是頭痛。

本來想十一約朋友出來吃飯,但是個個都不接電話、不回簡訊,還讀書的時候(他媽的我要改掉這句子了!前兩年而已,前兩年,還不到900日!),以前同學朋友都會約在一起,中秋節一起BBQ,玩通宵。出來工作之後,大家都說要回家。忽然覺得不習慣。在台灣的時候還好,老友不在身邊,沒差。現在和他們不過十五二十分鐘的車程,卻又總是見不到面。

最近放假的日子都過得很鬆散,今日也不例外。早上一邊讀書一邊看電影,總於把閃亮人生和桃姐都看了,不錯。然後又望着也上一大堆垃圾,要收拾房間。前面又擺了一大份小說稿,要打。還有一篇書摘、一篇散文,手稿寫好了!卻老是沒心情把它打完。下班的時間全用來讀書練英文,寫東西的時間變少了。當然還是有打blog的,不過和正經拿着筆寫點散文是不一樣的。要說怎麼不一樣嘛,就是白天和晚上寫的內容和晚上不一樣。
昨晚造了一個夢,奇怪的夢。話說星期二我約了學妹吃飯,結果夢裡應約的竟是另一位學妹。她好像要趕到別的地方去似的,在商場內穿花蝴蝶般逛,走呀走呀,買了一堆東西給我,最後自己甚麼都不吃,上船就走了。
頗為驚訝怎會夢到她,她也不過是曇花一現,和我沒甚麼交雜的學妹。不過她的思想和我挺像就是了。難道這是預視我過去的某種堅持和我執即將乘船遠去,而且急不及待的徵兆嗎?

這個禮拜很刻意尋找那種傷春悲秋的感性,好像也終究找到了一些。宋隨一直寫不下去,因為少這這份激情,角色少悲壯和激情就不好看了!因為一直都寫不好,致使宋隨由每周連載變成雙周了。要加把勁才行。
幸好呢,阿咩月成功令我的情緒都回來了。真是的,我對着笨蛋真的沒辦法。之後的事情要怎麼做下去,真不知該怎麼辦。
一旦傷春悲秋起來,內心的鬱憤和不滿又都回來了,這下子應該能寫好了吧?加油加油!小說雖然寫不好,但這樣的修練不好少。不過呢…唉,到最後都是那一句,能夠多一點時間看書就好了。

呀,差點忘了!今天沒有買美心月餅,換了大同的,好吃到呢!如果月餅和老婆餅一樣,全年供應就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