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4日 星期三

吵鬧不休

這個禮拜都不怎麼讀得下書,看幾頁又放下,真懷念從前捧起書一看十幾個小時的日子。是時候該寫點東西了!一些正式一些的文章,卻又無法一氣呵成寫完,草稿匣都爆滿了。
天氣異常的好,好得十分誇張,天文台昨天才說今天會下雨,可是天氣好到實在想出門,可是又想不到可以去哪。看見一大堆沒有洗的東西,沒有刷的地板還有說了很久要清的食物等等。還有PK的版未排好……唔……待會去元朗一日遊就算了,反正元朗這麼多好吃的,隨便去吃一吃就算了,明天再說。

一個月的失業期,明天是最後一天了,真有點不捨。該做的事情還沒做,該處理的事情也還沒處理。那些強積金之前聯絡銀行要拼在一起,卻還是沒有拼在一起。還找不到強積金的專員。放長假嘛,反正就明日復明日了,誰又知道明日一下子就過去了,又要迎接新工作。
說實話沒有心理準備要上班,總覺得,如果有辦法的話想再找另一份更好的,但我也心知,以我的資歷和經濟狀況,是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換句話說,一個三流的人,就要安份的過三流的人生。


今天71或許應該去港島參加遊行,可是那麼大的太陽呀,加上自己不是能投入這些群體的人,走在一起只會覺得格格不入。這個禮拜的報紙都圍繞着差不多的事情,警察不斷打壓示威者啦、關記者啦、阻止採訪啦。這些我都不覺得怎麼樣,唯一令我驚訝的事,香港居然有兩米高的水馬,兩米高呢!蓋那麼高,不如直接把吐露港的隔音牆搬過去吧。 警察的行為是愈來愈過火位,直接禁錮記者,這回又是蘋果。如果我是警察,絕不會這麼張揚,等他問夠了,問多了,回家路上讓他發生交通意外或者殺人打劫,再把照片交給胡溫,然後再義正辭嚴查找凶手,但等事情不了了之,就不管了。 這才是中國式的精明。

失業日子,一下子就結束了。老實講,假,還未放夠。一家不怎麼具規模的出版社,而不具規模卻是超乎我想像的。從能力和經驗來講,目前這家出版社我是能夠勝任的。現在香港請個助編都要三年經驗。三年經驗還做助編?應該坐正了吧。呆三年還是助編,真難想像。
找到工作卻比之前更不安,之前呢,很多事情都訂得清清楚楚,死線就是死線,趕不上死線就真的會死。現在的事情就有點迷迷糊糊的,也就是,許多事情,突然間說了就要去做。好處自然是靈活、有彈性。但壞處是心裏沒底。如果突發的事情是小事倒還好,最怕突然間要去做一件大事,結果就變得有點兒誇張了!如果我手頭上還有其他大事情呢?
還有另一件事挺令人不安,就是他們說過了試用期才簽約。也就是這三個月的事情,全部都是口說無據。 許多事情實際都沒有說定,到底某些事情的細節是怎麼樣,也不清不楚。問,也得不到確切答案,反正就是差不多這個offer就對了。又不可能說逼着說得明白些,真頭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等到試用期過了或是怎樣,抑或在這段時間內繼續找工作,之後還要考試,請假的事情,也搞不懂到底要怎麼處理。反正許多事情都不明不白的,自己不夠格,就唯有再磨練,等到夠格的時候,發現還是不成,就仰天高呼不如死了算。

最近都沒甚麼力氣打blog。以前一天要上來一兩次,做一些筆記。現在好幾天都不上一次。這個禮拜都是差不多的了,沒甚麼好說的,也沒甚麼心情讀書。既然如此,睡吧,不然,也真的沒有辦法。

2 則留言:

  1. 就是他們說過了試用期才簽約 > 唔合理喎, 有古惑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地話呢份係長工,所有長工都係咁做……唔知呀,總之個心好唔安樂。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