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0日 星期六

呢個死樣

大早醒來,那個短暫的八號波散了,只剩下一號,梳洗停當,連那個一號風球也沒了,剩下雷暴警告那孤單的灰雲圖標貼在天文台的網頁上。書看不下,滿腦子都是昨晚阿Pan的話。
昨日三個大男孩,恰巧都有點鬱悶。我見了一份令人生氣的工作,大B發現一位同事監守自盜,阿Pan遭受一位根正苗紅的他人的上司責難。
我和他聊了一會,抱怨了一下生活,抱怨了一下當編輯的困難。 他還是那一句,我的樣子很不精神,別人看見都不想請我。還是叫我轉行,去當個警察也好,當個文員也好,有升職前途,至少比編輯這門夕陽職業好。我想當圖書編輯,但圖書編輯的基本入職要求還沒達到而且很少請人。他說自薦,資歷只是騙人的只要進去了就有辦法,打好關係,不要再擺出這張死樣。的確有人能夠這樣做,但我不成,我心知不成,所以沒有辦法。
所謂心知不成,不知算是對自己了解很深呢,抑或對社會了解不深。很多人都告訴我許多許多方法,例如我想出書,根本不需要文筆好,也不需要很精彩的故事,只要上高登隨便發表一些東西,然後找幾萬個人推文,就能出書。我說這方法在我而言行不通,他們就會覺得,不是行不通,而是我不去做而已。

可能是工作上受氣吧,又或者以前開始就覺得我的做法不行。阿Pan昨晚的說法也是類似。說我不發表,說我想當編輯只是虛惘等等。應該自薦去想去的地方,不要以為別人一定收你當碩士云云。這些,我自然都知道,這些,我自然也明白。我為自己編的這條路,受別人掌控的地方太多,而且,沒有回報。
人總是這個樣子的,覺得自己選擇或建議比別人正確,因而害怕別人否定。批評不接納自己方案的人無法成功是「不去做」而不是「不幸」。例如我拿着一支垃圾手機,他們拿iphone的就會叫我換。我說想出MAC機,別人就會說太貴用PC就好沒有甚麼是PC做不來的。每條路總有必需要做的事情,人事關係、埋頭苦幹,萬變不離其宗。總有一些人能力不滯但混得比別人好,用阿Pan的說法是根正苗紅。
我也知道,即使書讀得再多,字寫得再頻,沒有機會就是沒有機會。我也明白,即使真的能順利上了碩士讀完編輯學把英文考一考也未必可能成功當個圖書編輯,更何妨事情沒那麼簡單……要說的話,所有事情都回到當年考試不努力沒考上大學沒有本地文憑小時候不是出生在優秀的家庭在起跑線上如何如何等等等等
這些話,再怎樣找都有,再怎麼說都行。有朝一日你成功了,這些人就會說,我見證了他的辛酸他不放棄他堅信的東西真的太好太好。如果在你窮途沒路,他們又會說,早就跟你說要怎樣怎樣看報應到了吧等等等等。
我就這麼樣擺出一副死樣面對這個世界,在自以為是的道路上看似努力地走着。阿Pan下年加薪八千了,另一位朋友早洩也開設工作室了。他們都是努力的人,我不會否認他們的努力,也很高興他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而我呢?自問不是一個很努力的人,讀書很懶,整理學問很懶,寫文章很懶,只愛做自己喜歡的事,在一些毫無成果和看起來永遠都無法獲得正常回報的事情上瞎衝。以前的投入很少,不過就是花點時間寫文字。如今卻不止如此,需要投入的比以往多,卻半點贊賞認同或支持的人都沒有。路是愈來愈難走,對自己的質疑也愈來愈深,有時候在書局捧起那些書,以前會想終有一天會有一本我的書,如今望着它們,反而會問自己,書局裏真的會出現我的書嗎?
昨日經過Page one,發現我編的那幾本書居然就放在門口往左邊數第二張桌子上。其實我很想和他們走進去,指着編輯欄的名字告訴他們,雖然畢業這兩年換了三份工作,雖然我的開支很大沒甚麼積蓄,雖然我的薪水不高,雖然你們會說居然做這麼沒出息的東西……但我真的有認認真真,努力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