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

不容清靜的城巿

又來,今次應該是第三或第四次了。半夜三更,正確來說是凌晨1:30-2:10期間,我的手機會不斷地連續地響四、五次,來電沒有號碼顯示,要麼響兩至三下斷掉,要麼接聽之後一兩秒掛掉。如是者至少四、五次,通常一連好幾個晚上都是如此,令我不能安睡。家裏沒有鬧鐘,我全靠電話的鬧鐘把我叫醒,而我的電話又是那種中古機,關機後鬧鐘不會響,所以每次打來,我都睡不好,第二天精神不振。
我發現每次發生這種事情,幾乎都是我上網的那家寬頻公司,「通知」我在我反對的情況下,他們已經幫我開通了「限時免費」的新服務。例如是「現在TV體育台」、「現在TV音樂台」,我每次都表明,住所沒有電視,所以不需要了。可是對方的口吻永遠是︰「沒關係,反正免費,這個跟以前的不一樣,可以看十幾個國家不同的體育頻道,包括足球……」
「我沒有電視,我也不看電視。」
「這個上網都可以看呀,只要你的電腦有接上寬頻電視,屏幕接上現在的路由器……(下刪兩分鐘介紹)現在免費到下個月26號。」
「之後我沒有主動取消,會自動幫我續嘛?」
「唔,之後的話就是過了26號會簽一年的約,每個月36元,算在寬頻費用一起收費,不會額外收收費的。」
「所以我一個月之後還要打電話給你們決定是不是取消?」
「不用那麼麻煩,我們會自動幫你續的。你先看看嘛,一個月之後覺得看過不合適,再打電話取消。」
「還要這麼麻煩?打哪一支電話?」
「你就打回這個電話找客服中心的主任就好了,可是要在截止之前三個工作天完成手續。」
「沒有來電顯示。不如這樣,我現在告訴你,我不需要,你現在立即幫我取消。現在應該來得及吧!算是三個工作天之前吧?你現開了,過五分鐘再取消,電話不要掛。」
「真的不考慮看一下嗎?內容非常豐富的,有……(再刪兩分鐘)。」
「我沒有電視。」
「喔?是壞掉了嗎?」
「我不是一開始就說了嗎?沒有這個習慣。」
對方非常不客氣︰「那不如不要這個免費服務,不用試看,那之後就不需要打來取消。」
「好,就這樣,謝謝。」
之後的兩三晚,都會發生電話襲擊事件,沒有來電卻不斷響。昨晚同樣有電話襲擊,不過內容有點更新,由打電話改為上網取消︰
「先生,你之後可以在你在我們公司的網頁右上方點出控制台在裡面自行取消。」
「登入帳號是甚麼?」
「就是你在我們公司的電郵。」
「我好像沒有登記過你們的電郵。」
「哦!那應該是自動登記了,我這邊看到的是『你英文名字@我們公司.com』,那麻煩你可以拼一下你的電郵地址給我嗎?」
「我都沒登記過怎麼會知道?」
「那就是你的英文名字嘛。」
「所以你們公司是鼓勵客人在電話跟一個沒有來電也沒有表明身份的職員透露個人資料?」
「因為這個服務是自動開通,並且傳mail到你的電郵裏面,所以……」
「也就是說假如我沒有登記電郵,而你們公司就會自動把條款寄到我從來不開的mail裡面,然後等到我發現收錢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我已經簽約了?」
「不會喔,這次跟以前是不一樣的,我們會在結束之前七天專人通知。」
「哦,所以以前就是這樣做的。」
話口未完,電話又響了。
這個城巿到底每天有多少個類似的傳銷電話呢?我在台灣時,四年來只收到兩次詐騙電話,可是回來這段日子幾乎每兩星期收到一個。保險的、保險的、寬頻的、團購的、銀行的、信用卡的、寬頻的、銀行的、信用卡的……更誇張的是,上個月有兩次,陌生人沒有穿工作服也沒有工作證,自稱是Have Line員工,逕自闖進我一樓的露台,推銷固網電話。那時已是晚上十時︰
PK!有條友,着牛仔褲POLO衫走左上黎我露台,我背住門拎住個杯麵,佢叫我,我個心即刻離一離,差D成倒到成身都係。佢問︰「哥哥,你有無裝家居電話。」我話︰「你邊間公司架,即係呢呢到私人地方黎,你唔可以上黎WO。」佢︰「我剩係想知你有無裝家居電話姐。」我話︰「唔接受推銷,你唔可以上黎。」佢︰「我想問返你有無裝家居電話姐。」我話︰「莫講話我無,有你都唔可以上黎。」佢︰「即係呢我問你有無裝家居電話姐,你答我無就得架啦。」佢走上二樓,二樓租客未返,之後落左去,去左隔離屋個阿婆到︰「阿婆有無用開邊間公司,我係have line公司既,不如你拎張電話費單黎,我幫你睇下。」我聽到即刻係樓梯大叫︰「婆婆,你個仔返黎未呀?你打比佢話有人問你拎電話費單啦。」個條友好似有拍擋,黎到聽到,兩個人就走左。
這段對話是當時立即紀錄,恕不改成白話了。隔了不到一個星期,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不過對方的態度尚算不錯,所以我也沒有生氣。可是,在這個城巿還真的是這樣。當別人問起,我說自己沒有電視也不怎麼看電視,他們的驚訝的表情就好像看見一個沒有雞雞的男人一樣。我說我的手機停留在中古時代,不是智能,他們總會流露對和尚那種敬而遠之的神態。特別是你遇上一個女的,覺得她第一眼的印象不錯,可是當她發現我沒有whatapps,那一剎那的身體語言含意之豐富,委實令我後悔沒能預先對焦,錯過了精彩動人的一瞬。
人,為何需要這麼多同質性高的東西呢?而且同質性高往往代表着粗製濫造。他們打電話推推銷的,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不切實際毫無新意的產品。他們追數追得辛苦,我們聽着也是怨氣。不裝電視原意只是清靜一些,多留些時間看書聽音樂,別人卻又覺得你這傢伙落後跟不上時代。這個城巿硬體改變了許多,碼頭拆了、海港填了、高樓建了……可是軟體還是和我年青時一樣,一旦發現別人的生活細節和自己不同,內心的惶恐不安,形於表面,左顧右盼,轉念攻擊對方毫不入流,然後夜裡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總覺得白天那傢伙的生方式實在太過份,不得不打電話警告他,給他一點驚剔和教訓。「你知道嗎?現在電視是一定要看的,不然我就沒有薪水了,沒有薪水就不能付艾風的電話費,沒有艾風我就不能和朋友whatapps了,這樣我就沒朋友了!你知道嗎?你不知道的!我打十次給你你就知道了!」打打打打,自己的生活卻沒有半點變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