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面對無能的自己

唉…最近心情又不是很好。稿子進入最後階段,交給校對一校……唉……原來我犯了這麼多粗疏且可怕的錯誤…好想切腹。如果是自己改,事情還不致於這麼麻煩,最慘是最後會交別人改累到下一手……我那本來已經很低的自信心完全崩潰,但也不能表露人前,告訴自己,再多失敗還是要撐下去。不過這次和以前有點不同,以前事情是重覆在做着,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自己做到為止。但這次只有一次機會……唉…真係SORRY都無用……我已經錯過了很多很多……給老師寫了個mail,她勉勵我說再過幾年我就能獨當一面。還過幾年呢,我現在已經羞愧到想切腹了。
不談太多了,等結束之後,再來一次詳細的賽後檢討,目前還是先把事情做出來。
即使失敗也好,能力不足也好,把事情做出來,再說。

BLOG沒甚麼時間弄,就只有像現在,早上起床時,打一打,紓發情緒。青文奬的稿子大綱已經寫好,自己蠻喜歡的,而自己蠻喜歡即是說明,這份稿子無望。破天荒第一次直接在原稿子上起稿,難得房間裡的活頁簿用完,翻箱倒櫃發現中七時買的一大疊稿子。這些年嘛,都習慣在活頁簿上起稿,然後直接打入電腦,稿子變成不需要的東西。效果很差,因為草稿非常的亂,有格子,飛來飛去的刪改、加插、懷惑,令稿子史無前例地髒亂。若不是要拿去投稿,我大概拍照放到BLOG上來了。
為了把稿紙用完,最近在研究如何直接用PRINT 打印在格仔字上面,字的大小、字距、行距等等。我把它當作寫稿時的消閒活動,比如還有一個小時吃飯,卻打不下去了,就來玩玩這個,或者拿一些以前的稿出來校對。校對的功夫太差,要學習,如何能夠加強這門功夫。最終目的是希望能夠30歲之後憑自己的力量排、校、編,出一本書。前題是2012不是世界末日,28歲之後我還能活下來。

特首選舉進入白熱化階段,唐唐爆出振英03年行會閉門會議的「驚人」發言。要是振英說的,一點都不令人驚訝,就算是當奴說的,也不必驚訝。從小說的角度講,他們的性格就是會說這種話的人,連面相都是強硬派。香港人不會喜歡一個強硬派,即使是一個無能的蠢人,都不會喜歡一個強硬的強者,特別是這個強者並非站在巿民的角度出發之時。
以前做口述歷史,有一位前校長在當系主任時發現,系上的教授都不喜歡強硬派,希望系主任內柔外剛。對內,不要管教授太多事情,不要求他們做太多事情,總之別管。對外,凡有干涉系上的事情,比如借調老師,即使對學校發展有正面幫助,都要拒絕,強硬的拒絕。這樣,系內就會高興。
我認為香港人也是這樣,儘管大家都批評當奴政府甚麼都不管,老人問題、年青問題、房地產問題,通通不管,這是香港一貫的放任主義。可是振英上台之後,這些問題都不會管,只會管政治,而且是對外柔、對內硬的政治政策。對中央,言聽計從,而且做得超過中央要求,務求在特首任期後晉身中南海,找個人大來坐坐。對香港,卻是每事管,先掃清反對派,遭反對政黨入獄,解散非左派政黨,在2016年全港只剩下兩個大黨︰民建聯+自由黨,然後實行雙普選,身份證記名投票(以統計為藉口),再選他一次,然後把最後的巿民幹掉,在2020年為了解決人口問題,引入中港通婚制,男女子在30歲後未能結婚就由政府主動辦中港婚姻介紹會,35歲後的子女免稅額提高百分之三百。
然後香港人很快又會像領滙那般後悔,給短期利益蒙蔽,再嘆氣再反對也沒辦法改過來了。
唉,香港這個社會是不會給人第二次機會,因為,所有事情都是一場沒有金額上限的豪賭,豪輸了,只有認命。



心情有點不快時,又開始看盧梭。上年買的書,好像差不多又是這個時候吧,一直不怎麼看得下去。這幾天居然看得很高興,明明同樣的內容而已,一整天讀不進腦,這個禮拜卻很輕易地很高興地讀了一頁又一頁。可能同樣是極度失去自信的時期吧,看他瘋言瘋語還蠻開心的。從現代的角度去看,愛彌兒裡面的觀點和角度,完全違背教育理論和現實情況,不是瘋子還不會想到,更不會說出來。以現代散文的角度去看,結構也太鬆散了,扯談到不可思議的地方去。
不過讀來還蠻爽的,真的,而且一想到那個是瘋子都能生存而且出書的年代,就更加我羨慕了。
盧梭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唉,如果可以每天過着早上看書,下午寫稿的生活就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