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29/2

四年一度的2月29日不說點甚麼,委實對不起自己。但要我很快地把其他稿子趕出來,又不太可能,唯有隨點打一些東西,在最後一天,衝一下博文數。
近來的日子平靜得過份,平靜到有點沉悶。重覆又重覆在校對、修正資料,工作雖然簡單,但必須很小心。剛進來時與其他同事的磨擦漸漸看淡了,習以為常了,反正就跟去年在學校時一樣,做完的他們覺得不行,重做一次,然後又被退回來,再重做一次。這個過程,習慣了就好。
刻版的工作遇上連續雨天,冷雨天,昨天只有8度,出門時雨暴如黃雲,可能多下兩小時,天文台就會發出紅雲警告那種雨。結果當然沒有下兩小時,一如既往,上了車,雨就停了。而我濕了半身,厚重的外套名義上是防水的,不一會就乾了。長褲濕到膝蓋,吹半天,午飯時乾了。唯獨鞋子和襪子吹了一整天都未乾,午飯時趕緊出去買了兩雙,更換了才比較舒服。不然雙腳一整天悶在襪子裡,會完蛋。
剛才出外午飯,飯甫上桌,吃了兩口,對面那對交換飯吃的男同志,其中一人突然噴飯。有沒有噴到我那碟不曉得,我條件反射說︰「哇,咁搞法呀大佬。」他們若無其事,假裝沒聽見,仍然一邊吃一邊聊天,也沒有道歉。最後我只吃了半碟,就走人了。
前幾天才寫了一篇文章談香港人態度惡劣,惡劣的人通常不懂反省,而香港人是不會反省的,因為他們不覺得自己惡劣。真麻煩,感冒好了一半,又遇上這些事,千萬不要再病。
之前感冒在三天來猛灌藥,及時止住。但陰冷雨天持續,相對濕度超過100%,鼻子一直塞塞的,沒通過。不時有啖,雖不濃,但常帶血,是鼻子不舒服引致,有時鼻涕也有血。周日買了一些去濕湯包,加瘦肉煲了,功效並不顯著。這個禮拜再煲一包,看會不會好一點。身子虛弱還真是難過,每星期騎個半小時單車,對健康好像沒太大幫助。現在唯有期待,找新工作的期間能多做運動,令身體好一點,就好了!
 說起來這份目前的工作6月約滿,之後原本安排了4日3夜的新加坡旅行。可是左算右算,都擔心如果到時候不能在2個月之內找到工作,錢不夠用。新加坡之行少 說都要3千元,機票一千多,住宿一千,如果不買東西,就剛剛好。可是這個錢剛好是一個月的固定開銷,如果不幸在三個月內找不到工作,那就麻煩了!

青文奬又徵稿,前兩天猶豫着要不要參加。19歲開始每兩年一次,今年又恰到兩年。剩下30天,要寫一篇為青文奬投稿的文章,時間太短了!但恰巧有一篇短文想寫,3千來字吧!如果不是為了青文奬,基本上33天寫一篇文章是非常充足的。不過,就不是太文學,該怎麼說呢?好久以前,寫作很着重如何把心裡面那份憂傷用文字突顯出來。如今卻偏好用平淡的語句,述說平凡人的平凡生活。人總是平凡的,如果我能用最平凡的文字,把那份深刻融進去,豈不更好?或者,這才更適合我呢?大熊叫我試試看,好吧。
拿起良久沒碰的稿紙,
潮濕的天氣裡,紙質就見真章了!拿起兩款格仔紙,一款是7年前在HK買,400格標準型創作班用剩的。一款是離開TW前買,600格啡格plan book型。尖鉛筆一劃,啡格就穿了,而綠格的乾爽如昔,下筆細滑。可惜的是,我的字比以前醜了幾倍,浪費了好紙。
以前都是用單行簿先起草稿,用藍筆修訂,再謄稿,再打入電腦。這兩年省了謄抄,直接打進電腦。格仔稿子已經封塵三四年了!如今我的PLAN BOOK用完,想想看不如把剩下的稿紙用完再說。習慣改變了,連書寫的內容的改變了,但願我的意向未變,就好了。


這幾天老是發惡夢,夢見自己一事無成,夢見自己的文章被批評說不行,說我毫無創意,文筆拙劣……十年了!這麼樣又十年過去了!仍是一事無成。我不會否認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否認自己努力過的東西,只是我不禁問自己,這些年來,我到底,到底在做些甚麼呢?如何才可以修成正果。

四年過去了!2月29日。四年前的我在做甚麼呢?沒有印象。我真的希望,今天,能夠晚一點,遲一點才過去。而再四年前,我正在某個舊朋友家中廚房,準備飯菜為他慶祝。當我從廚房門出來,發現客廳一個人都沒有,大家都已經離我而去,各自到了,陌生的,我觸摸不到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