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隱憂

新年伊始,工作不斷。
先是結了婚的同事派利是,非常討厭這個環節,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處理。別人祝我「身體健康」,我回一句,連你都看得出我不健康呀?上司祝我工作順利,我嘆氣,還真的不太順利。稿子的事情一直沒有着落,還差將近3篇左右。沒有題材可用,而我又急得要死的當下,新雜誌居然,居然談一些和我需要的完全無關的東西。
話說近需要用一定量和定額的稿子,侷限在某幾本雜誌之內。之前已經很頭痛,題目不夠,內容不足。又不可以拼命做擴張句子,一頁充兩頁。結果把題目打得很散很零碎,兩頁的內容拆兩個大標變成各一頁。這還算好一點,但問題仍然不斷。比如我預計可以寫兩頁的內容,實際造出來,只剩下一頁,另外空出來的一頁又找不到新的題目取代。非常頭痛。我一直期待往後會有新的文章或專題,幫助多補充那幾頁內容……結果,

稿子寫得不順利,看見又一個香港人奪得聯合文學新人奬,字花編輯形容當年編植字練習,其中一位印象深刻的投稿人就是得奬者。望着那麼樣的資訊,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台灣留學的文稿投了年半都沒有出版社有回音,雖然不是投得很勤,每投一次沒有回音都再次修改,總計投了十來間出版社而已。我還是挺懷疑自己的能力,想不通為甚麼沒有回音。
宋隨的修改只能用痛苦來形容。有點兒忘記故事,修改時肆意更改細節,變得後來有些地方接不上。 另一個更麻煩是語感問題,很想剋服語感帶來的閱讀障礙。花時間研究好幾部武俠小說,金庸是明清演義小說的筆法,很難學好,但最切合舊時的語境,文白夾雜既流暢又易讀。古龍說穿了就是廣東話入文,利用大量分段和意識流帶出與別不同的節奏感。喬靖夫好像沒有考慮文筆時代的事情,人物說話是現今白話文的形式。
另一個考量是所謂的創意,武俠小說的創意就是武功招式和門派。老實說在宋隨裡面,毫不希望出現甚麼獨特的武功招式,左抄右抄想寫的不是武功……這麼看起來就好像我不是在創作,只是同人小說。而創意不足也會變成弱點。我真的創意不足嗎?

開始搜集資料,看看中文系在研究甚麼,好讓自己準備報碩士課程的研究計劃。整個農曆年都在搞這件事,卻完全沒有頭緒。要寫研究報告,畢竟找一些自己熟悉的東西去做比較好,如果是,就只有先秦散文和史記,或者宋元話本,搜神記之類。無奈的是完全抓不住中文系的研究方法,無論看多少論文都搞不清楚。讀中文系的朋友最近又不太想理我似的……他們也在忙吧!跟他們要張基本書單,去圖書館翻一翻比較好。

最近的書介也寫得不順利,現代史不是專長,加上內容太龐雜,幾乎每一段都是一個新的重點,資料和闡釋令複述出現很大困難。種種細節不能詳寫但不寫又無法展現原作者的觀點和意思……流於內容簡介,又缺乏寫書介應有的內涵。最慘莫過於近來讀書習慣很差,一天只能讀一兩頁,抄一兩句筆記。今天起床才發現之前抄的筆記非常雜亂,章節不明,中間有兩章的筆記不翼而飛……糟透了!晚上要粗略地再翻一次遺失筆記的章節,但那兩章的書介,只怕質量會變得非常低,非常不堪。

種種困難令自己突然陷入一種迷茫狀況,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可不可以走下去,以這樣的姿態,以這樣的文筆和角度,以作者這種目標走下去。原本我是毫不猶豫的,都這麼多年了,為甚麼最近忽然之間爆出這樣不穩定的情緒來?唉……自信心一點一點地流失,真是可怕的事情。如果能夠目中無人的張地不顧一切地繼續寫就好了!
年輕,真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