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3日 星期一

農曆年

又一個新年,龍年。今年的新年特別冷。暖冬凍年,就是這個意思。天氣很冷,目前7.9度,那是天文台監測站的天氣,測量,加上風寒指數,說不定只有6.5度左右。
躺在床上看了半天書,不太看得入腦,工作的隱憂又漸漸浮上來。很擔心之後不知該怎麼辦,但…放假嘛,就暫時別想這種東西了!但願能順利完成。能力不足的確是一件辛苦的事。如果能一直甚麼都不想,專注讀書和寫小說就好了!話是這麼說啦,但世界沒這麼理想的事情。再困難,故事還是得寫下去。

幾天假期要準備的東西多不勝數,但我好像沒做過甚麼,就過了兩天。我想這個假期讀完追尋現在中國第二部,改出兩星期份的宋隨。還想去一下MK看書看高達、逛逛IKEA補充新傢俱。幫書拍一些沙龍,寫一篇深水埗的食記……上網看電影然後打個影評甚麼的……還得計劃新加坡的行程。如果可以有一套新睡衣更好……而這個假期又已經過了一半,要做的事一件都沒有完成。
花了好多時間上網,找中文系碩論的資料,要準備寫研究計劃……這個倒宜的很艱難,不知道中文系要求的是甚麼,在這種資源缺乏加上我一貫HEA寫報告的態度底下,還真不知道能寫出個甚麼。
新一年又來了,這麼樣又過了一年。前兩天花了很多時間收拾房間,整理東西。如果不下雨就好了!可以把該洗的東西洗一洗。電腦裡面的資料尚待整理,要整也得花上一段時間吧!光是把去年的文章備份就已經搞了兩個多小時,而且是沒有校對只是複製的情況之下。照片呀甚麼的也在待機,不知道是WINDOWS的檔案管理難用抑或我的分類法太複雜。書櫃也要收拾,不夠位備擺書了!=口=  那麼我這個假期還能夠空下時間看書打文章嗎?時間呀,拜託你停一下,這麼樣一年,我真的,沒辦法承受。

近兩周中港兩地的罵戰不斷,先有童星點心觸發罵戰 ,再有內地教授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直接的討論這些事情,直接說只會愈講愈錯,不過看了這段影片,的確會質疑內地的言論自由,和民國時代、民革時代沒甚麼分別。興許納粹黨的控制言論技巧是從中國偷師學去的,蔣介石重用過好幾個德國顧問,德國二戰時裝甲車等武器的原料,一部份是中國供應的。到了今天,心法還是差不多,沒甚麼分別,我對中國是沒甚麼希望,對香港也是。在這種矛盾達到一定程度,除了武力之外還有甚麼可以解決呢?用武力解決最好。省得多事,省得多道理,也省得多理想。說甚麼互相理解?動手就是最好的理解。而我就可以在一旁嘲笑那些人,然後被打,死去。

看了叱咤,一年一度的流行曲頒奬禮。今年沒以前好看,歌不及以前好聽,歌手得奬感言也不感動,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明明不是溫情的人卻在賣弄溫情,明明是競爭激烈的頒奬禮變成大家庭無分彼此。表演也差了很多,前幾年還有Eason和王菀芝唱以前的金曲,非常精彩好聽。今年最精彩的表演居然是盧廣仲,他應該給台下那些歌手好好上了一課了吧?去年不斷聽人說,以前香港是亞洲最好的製作,甚麼都是一流的。可能我不是在那個最好的時代成長,所有那些話只激起我一點「你老了」的微笑,香港呢,早已玩完了。頒奬禮在我心目中也不是每年期待的節目,總結一年來自己聽的歌,有沒有得奬。 而是看看去年有甚麼歌好聽,回過頭去聽。因為太忙了!沒時間聽電台,沒時間,追着流行曲跑。這一首倒是蠻好聽的,旋律引發了容祖兒用新的方法唱歌,那個「麼」,她只有這麼唱才好聽。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