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一別十年

有些問題十年前已經想過,一旦重現,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想通,只是默默地接受了結果苟活至今。唯一值得慶倖的是自己沒有被情緒影響到失控,還能繼續上班、工作、吃飯、睡覺。問題一直擱在那邊,好像,等着我默默地忘記,直到逼不得已面對。


那天我並非刻意穿這件衣服,你也知道的,按我的個性,在不在乎的人面前不會太在意這種細節。可是出門之後我在百貨公司的洗手間裡發現,不斷咒罵自己,慣常的粗心大意勾起不必要的誤會。

我那時候是這麼跟你說的,無論任何人任何事擺,我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朋友。他對也好,錯也好,即使要我犧牲一點也在所不惜,可況你還沒有重要到我需要用「犧牲」這個詞呢?
沒想到,我的朋友卻因此離開了,再也沒有回來。
遠行之前一年,在通往火車站的商場裡遇見你媽媽。她彎腰清理垃圾,偶爾看見我在紅樹林用餐離開,主動寒暄,交待你畢業後立即到商場賣衣服、染了頭髮。她希望你升學,擔心社會複雜容易學壞。我沒有作聲,沒有反應,沒有回話。
周末下班無事,閒逛港島東邊大商場,忽然,有人拍我肩膀。我看看,不認得。他自報名號,我大吃一驚,驚得想轉身逃跑。他約我食飯,我拒絕,有事,他換了幾個時間、地點,非常主動,過份熱情。推不掉,找朋友一起去又不行,結果,單刀赴會。
相信我,本來想用倒敘法,甚至極力訴說自己只是平常不過的一頓午餐。然而面對面的時候,我心如止水,心跳聲幾乎聽不見,對答如流,淺笑自然。個半小時,交待了近況,祝福他婚姻,記下你電話,承諾再會面。文藝小品般無聲散場,散場畫面沒有製作名單。
911十周年,奧巴馬宣佈中止對伊戰爭。這場胡里胡塗的仗一打九年,一仗下來除了油價有升無跌,經濟日益衰退。十年前我和你還是坐在電視機前面呆看飛機撞向世貿的會考生,十年後,這個你已經不是那個你,那個我也不再是這個我。
我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以前非常討厭,現在有一點討厭。十年前的我,討厭變成營營役役的上班族,沒有目標,沒有大志,沒有將來,一身泥灰揮不去。當時信誓旦旦說自己不會變成這樣的人,如果十年前的我預知自己變成現在的模樣,大概,已跳窗外,跳出這滾滾塵世。

這兩年我活得特別理性,不似以前動不動情緒波動,大發脾氣。理性地看待問題,耐心等待情緒過去,小小埋怨工作生活,努力計劃行程。滿心以為自己變得不一樣,有進步,有改善。可是,那張尖尖的臉,圓圓的眼,吵啞的聲線在耳邊重現,一幕又一幕早已淡忘的片段在夢裡、在路上、在火車中從西鐵轉向東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