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去或留

星期二,早安姐離職了,星期五,我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早安姐一個月以前已經遞信辭職,我用盡方法都留她不住。艾老細和大娜姐不喜歡她,因為她太能幹,經常質疑他們的決定。她也不喜歡他們,覺得他們食古不化,而且艾老細的「決策」非常短視,我們在他們身上學不到東西。
我非常擔心,不是工作量大增,而是大娜姐會藉機侵略我們,把我這幾個月工序的做法完全改變。事情發生得太快,星期五12:23分,我問了一個簡單問題,YES/NO question,大娜姐花了三小時幫我洗腦。沒力氣把對話重說一翻,我憤而在uwants留了言,有空再把那三小時的對話背出來。

下班後跟艾老細談了半小時,反映她浪費了我三小時,我卻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還表明我轉編輯部的決心,看他有何反應。他的對話內容總括只有兩句︰「我幫你唔到,我一向都唔會阻人發達。」
既然說得那麼白,我還留下來幹甚麼。
沒找到新工作之前辭職是很不智的決定。弊處有二︰1)經濟危機 2)工作經驗
辭了職的好處有︰1)有時間看書寫文字 2)可以快點找到新工作
當然,壞處是辭了工不一定找得到新工作,而我的經濟困難將永無改善之日甚至連下學期編輯學的學費都會不夠。
馬克思說一切歷史的問題都是經濟問題,一切都是,錢的問題。
離開的原因還有很多,星期二去見了一份工,編輯助理,雖然我興趣不大,可是對方也明言,一個月太久可能等不及,加上「我沒有任何編輯經驗」,原來在其他老闆眼中,在出版社做發行和編輯是兩碼子的事。我計算過,現在辭職,十一月才能離開,之後可以撐一個月,應該能找到新工作,只是不知道工作性質而已。辭工也可以省下二千元交通費,如果花時間寫多一點文字去投稿,興許每個月能賺到一千元左右。
話是這麼說,但我依然很擔心,經濟的問題。特別是已經好多年沒有賺到稿費……
留在發行部只會繼續被玩弄,而且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而且沒有機會轉編輯部。之前的想法是找到新工作趕快走,現在的想法是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我就走。這是底線。
大熊責罵我懦弱,換了是他,會下毒和想辦法整人。然而勢不容我,以前早安姐還在,我們用盡方法都算不了大娜姐分毫。艾老細盲目的站在大娜姐那邊,大老闆下旨開徐她,他還是保住她,導致幾個做了九年的同事走了,現在亨利哥和早安姐也因為她走了。艾老細的立場是整個部們只剩下她一個都能運作,他根本不怕換人。加上大老闆都聽他的,全公司上下對他們很大怨言,他也能混下去,所以他根本不理其他人死活。
艾老細和大娜姐最喜歡「寫花其他人個file」,之前的同事唸電腦,想轉去電腦部。艾老細就是用這種方法,把人留住,不讓他轉。最後他留下一句,這裡不是好公司,不歡而散。
我想走也是因為如此,趕快離開免得他們有機會再把我踩一腳。
我想做的也不過是看書寫小說而言,這些年一直在做其他的事,真正努力寫文字卻沒有花太多時間。康德所謂的假然定律說得太好。當務之急,我要想辦法令自己專注回文字之上,不然永永遠遠都當不了家,儘管我隱約覺得把全部時間花在上面,都不會有人欣賞我的文字。太生活太平淡的文字。
走到這一步我的人生算完了,沒有希望了。倒不如多給自己半年時間甚麼都不做把最後的東西寫完,找個方法了結去。就像老師傳給我的電郵,最後的善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