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5日 星期六

苟且偷生

日子過得非常不如意,由發行助理變成客服員,美其名是升職,實則降職。人工沒加,工作量大增,加上不斷被客人投訴,我又沒有辦法。同事相繼離開,只剩下我一個,事情不知,又沒辦法處理。即使處理成功,又會被大娜姐說程序不對,要重做,小動作極多。
訂閱雜誌有贈品,然而因為大娜姐並沒有控制贈品數量,很多客人選了贈品卻沒有貨,她要求把顧客寄回正本信換取贈閱期數。其中一位客人退數時把期刊寫錯成月刊,她把信放到老細桌上,老細叫我進去指責我拆錯信。

第二件事,有客人打電話問EBOOK能不能看網上雜誌。我們的網上雜誌有很多版本,他問我怎麼訂又問我怎麼Download問了很多次。我答了無數次,他怎麼Download我不知道,成不成功該自己研究。沒想到他寫EMAIL去公家郵箱問開宗名義說某同事告訴他可以download云云,老細如臨大離,找大娜姐一起訓話,但EMAIL卻不給我們看,到底寫了甚麼,沒人知道。我心有不甘,責任都推在我身上。
客人的電話和各種各樣麻煩事已經令我心煩不已,加人工的信遲遲沒有下來,到底他是不是騙我我也不知道。最生氣的事,雜誌文章後出現了(實習生XXX資料搜集)的字樣,心裡非常難受,這些事情我也做得來呀!他媽的。

近日頗積極學英文,不算苦學,叫做找一些東西儲備甚麼的。有時候一想到自己英文差,文章又沒有人要,甚麼學歷都沒有,就覺得過去的人生浪費掉了。
新工作一直找不到,連面試機會都沒有,想不通為甚麼。也許社會就是這樣,以前不屈服,現在卻被這個社會制服了。老師寫信問我最近生活過得怎麼樣,我不敢回,如果她知道我現在的工作,她大概會說你還是回來吧云云。唉…畢業一年想做的事情一件都沒有達成,將來毫無保障,沒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營營役役過著不喜歡的生活,恐怕過得幾年,頭髮白了,空帶著一肚子高不成低不就的熱情和知識,好像那些經常來回穿梭大學學術會議,高不成低不就的老頭,寂寞終老,這樣人生,還是死了痛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