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倦意消不盡

五點,造了一個夢,醒來了,明明很睏,卻睡不著。倦,這種疲倦明顯是精神上,導致肉體的無力,對現時工作的鬱和痛苦卻又無從擺脫,那份無力感,失重感,自我消亡……難以掩飾。
工作毫無意義地進行著,既沒有足夠的薪水,亦不附合個性和願望。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我想當編輯,寄出數百份履歷,音信全無。上課的老師說,可能因為工作經驗不足,編輯需要一兩年工作經驗,那好吧,寄助編,助編一定夠資格了吧!同樣音信全無。何故?實力和經驗不等於一切但其他人看經驗更甚至實力。這樣的日子,疲憊與日俱增,難消、難禁。


造了一個很長的夢,記憶猶新,許多人與事,真與假,混雜在一起,混到,無可分離。但明明場境和夢裡的人,各不相干,互不相識,拼湊到同一個夢裡,居然如此緊密。
一個揪心的夢,必須說明,我對夢裡人沒甚麼感情,仿佛時空交錯,錯將過去某段埋藏的記憶置於新相識裡。這種錯置很危險,時常混淆真實與虛假,讓人不能自拔。花點時間打它寫下來吧!卻又沒有時間。如果上班能夠打文章,打一點秘密的東西就好了!下班回來,已經有沒時間、精力,連自己姓甚麼,都快要忘記。

中秋節快到,沒節目,沒人約也不用過節。考慮中秋過後回大陸一趟,開個戶口,買一兩本書。得看能不能問大B拿到書城卡,有書城卡才有辦法。
想買幾本IELTS的書,可是考試書一般很貴。可是不買不行,要練英文了!花一點時間。雖然現在的工作對英文要求不高,但至少,有機會精進還是應該精進。在語言方面,我好像一直在浪費時間,中文也好,英文也好,沒有好好把握機會努力。再說吧!語言這種東西,順其自然比較好。
秋已到,中午酷熱,夜裡清涼,睡到半夜得蓋被子,冷氣不用開,這是好事。如此這般冬又至,冬天過後,我的人生,不想如此。

決定明年報碩士,遙遠的路,欠債的路。試一下吧!不行也沒辦法。這樣下去不曉得能得到甚麼,可能只落得清盤的下場。清盤……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在我而言,也許自出生己後,就已經清盤了!一文不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