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復又一年

復又一年,該說一年半了吧。再次在澳門出現,約了幾位學長姐吃飯,說說近況,聽聽大家吐苦水。一年半沒見,大家的環境都變了好多。活死人學長即將畢業,努力考公務員。車士打學姐已經當上公務員了,在社利機關工作。阿森學長辭掉科學館,申請去師大唸科教。曾經歷3/2的阿臣學長申請回台大了,台大呢!可不一般,然而這位學長卻十分一般……


沒想到一下子就一年半,一下子,一年又過去。畢業一年了!過去一年的自己沒甚麼作為,想做些甚麼卻又沒有辦法,無力得很。看見他們紛紛申請回台灣唸研究所,我心裡也有點心思,然而心有餘而力不足。暫時還得留在香港,我還有想做的事情,不能一走了之,逃避香港的生活。應該說我相信在香港生活能激發不安,不安能給我前進的動力。
有些事情沒變,比如活死人學長仍然沉溺在執念之中,痛苦沒有被時間沖淡。舊痕如新,鮮血如著。據說阿森學長也中招了!活死人一句︰「認真你就輸了!」我只好默然。

肥妹學妹不斷講學校的事情,我只能聽,插不上嘴。 感覺學校的事情已經離我很遠了,她們的日子,她們的生活,與我,早已不相干。然而,誰的日子又能與我相干呢?有時候和學生聊天,她們每天早上五時才睡,下午五時起床的生活,總和我有著距離。他們的想法、他們的生活,與我,毫無連結之處。我卻努力布望了解他們的思想、融入他們的生活,到頭來,只落得一次又一次無法調和的隔離感和抽離恐慌。
我和他們不一樣。
卻又不見得正確。

難得找到一些和自己談得來的朋友,轉眼畢業,天各一方,何時再聚,難想、難望。昨天公告了瑪莉學姐婚訊,眾皆嘩然。車士打學姐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畢業兩年半信誓旦旦說不會結婚的瑪莉學姐居然爬了所有人的頭。我說想去參加她的婚禮,或者待她忙完,去新加坡找她順道旅遊。半年一次短旅途,一年一次長途旅行,是我的想法和心願。人生似乎只剩下旅行值得期待。
如果可以跟這些天各一方的朋友來一次短途旅行,短暫相聚,一年一回,我想會高興很多。然而每次高興過後,都要承受獨自回程的孤寂和落寞,非常難受的孤寂和落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