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1日 星期四

剎住了一篇文章

星期天趕忙地打了一篇遊記後感,第二天坐車時,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對勁,到辦公室,也不管老闆看著,把它下架。剛才午飯,沒怎麼吃,一心一意打文章打完再說。終於打完了,至少比上一篇好一點。這次換了個方法打遊記,不是純粹心情記錄,而是專題方式把這麼多天的遊歷經驗折解,用歷史為緯,心思為經,寫一系列的專題文章。特意挑廣州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寫作,想試試看自己能操控到甚麼程度。
沒想到一開始就出事了!想不到該怎麼寫,單純談歷史嘛,又好像很枯橾似的……結果想到沒甚麼想,起了個南越王的避孕套的題目,也不知道為甚麼打一打,跳脫得很。連自己都不曉得在做甚麼……到了禮拜二,狠下心砍掉不搭調的文字,死死地地回到歷史記憶揉集私人情感式胡言亂語,標題改一改,雖然比較喜歡原來哪個,但實際太難寫。打完新文章,總算比較清晰,有點主題和主旨,之後的文章比較能順利打下去。一系列的文章沒有好好計劃,果然不太容易。這種新的寫作方法不曉得討不討喜,反正寫文章時覺得過引,也就夠了。幸好是網絡,能剎住一篇文章,換了別的媒介就不行了!

上班仍然困在悶局之中,進退不得。雖然因為有同事離開,我要接手他的事情,老闆說考慮加人工,但這意味著我將變得更加忙碌,百上加斤地無止境地進行不喜歡違背意向和沒有希望的打雜工作……
上了兩堂編輯學課程,登時感到現在的工作雖仍也是出版社,可是與編務完全無關,亦令我決意不停地找工作,找到,立刻轉走。下班後仍要上課,令我每天都累得半死,回到房間洗完澡可以睡覺時已經12點有多,第二天六點又要起床。我實在不怎麼喜歡這樣的作息,可是沒有選擇餘地……無從選擇……而且有時候在大堂、茶水間、影印房遇見隔壁編輯部的同事,聽她們講一些有的沒的,八卦而沒有深度,缺乏洞意且輕易附和主流的意見,很不服氣。她們也不過是我這個年紀,憑甚麼高我幾級做我想做的事情?
今天又是新雜誌出版日,我拿到出版品,分發出去時,看見那個封面大大個別字…把「愈」打成「越」。一般雜誌也就算了,可這一本標榜編務嚴謹的東西為甚麼出現這麼難看的謬誤?她們到底在幹甚麼?而我,又在幹甚麼?

星期天和遙遙、阿美午餐。她們這個年紀已經在想出路問題,明年dse之後,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和殘忍的社會。看見她們憂心忡忡,不由得回想16、7歲時自己在做甚麼。我嘛,完全沒考慮這些東西,工作甚麼的,想都沒想過,由頭到尾腦中只想著看書寫小說……看來我太天真了吧!
她們說假期平每晚5點才睡覺,上網看電視追韓星……每次話題一到這裡我就覺得自己和她們距離很大,雖然心態上我還是中學生,可是行為方面我和她們始終有差距。當然,我在中學時和中學同學、大學時與大學同學之間,已經有很大差距,他們眼裡我好像不屬於這個時代似的,當然,我自己的想法也是這樣。

同事異常八卦,每隔兩天就問我為甚麼不交女朋友。她們是教徒,在她們的觀念裡,結合是一件不可違抗的事情。也許正是有那麼一點點的不一樣,使我想離開這個部門,這個工作團吧!真是受不了。每個都是活寶,互相講對方壞話,互看不順,可是沒一個人厲害,都是混水摸魚地偷偷摸摸幹活……我說找一天形容一下他們,講到現在還沒開始……沒辦法,時間不夠,可以的話,我想多留一點時間寫正經的東西,閒言瑣語,盡量少一點。
可是這麼忙碌和枯燥的生活,哪來精力好好組織文章,思考將來去向?這樣做人,毫無意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