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同事的去向

上星期同事C接到上頭命令,說讓她留下,升職加人工。同事C本來不想留下,一來我們下一年都不在,二來她想當小學老師,三來怕一旦留下來,未來40年都要在中學渡過。她找了很多人討論,徵詢意思。我和她聊了很久,她在金錢、前途之間猶豫不決,聊了很久,發現她整個過程都沒有思考興趣,沒有想過5年之後、30歲的自己在做甚麼。她苦惱不已。她男友「前面位同學」叫她不要聽我講,先看看現在老闆給她甚麼條件,再決定要不要留下來。
聊了很久,她對將來,仍然沒有結論,聊了半個早上,總算排解了情緒。可是,仍然難以決擇。我打電話去之前簽約的學校,負責秘書不在,我留下口信,就掛了線。希望秘書能夠成功收到口信……這種事情總是一波三折……
同事知道我即將離開,頗為慶幸,我們五個TA,只有一個升教師留下。英文科同事W做最久,兩年,今年想升做正職教師,可是學校請了一位舊生,只願意讓她繼續當TA。她心有不甘,決意找另一間學校。何況她很討厭那位舊生老師,時常借故回來找老師聊天,幫學生補課,找同事W麻煩。

前面位同事E,努力找新學校,他和校務處磨擦甚多,留下來也只會一肚子火。何況他一直想當老師,繼續當TA也沒甚麼助益,然而還沒有找到。
剛剛接到通知的積克現在開始找工作,面試了一次,正在等消息。希望他找到,已經當上老師卻來這種波折……真痛苦。
結果畢業一年,我們依然迷茫,沒想到可以做甚麼,應該做甚麼……以後要做甚麼。對工作厭倦,卻又沒甚麼理想,有理想嘛,又慘遭他人無情批評。
同事C一直希望當小學老師,現在的上司跟她說︰「當小 學老師很危險,出生率下降,將來會殺校。」我覺得老師想她留下,省一年請人和磨合,一年過去,同事C和同事W的下場將會一樣,不能續約,只好當中學老師。到時才想轉小學已經太遲。
我依然堅持想當編輯,阿Pan叫我去考警察,他說我當編輯一樣有上頭旨意,不能任意隨性,而且當十年才能夠升一級……我心裡有點不忿,難道這樣就該去考警察嗎?難道人不應該為理想犧牲一點,付出一點嗎?
我不知道,現在我還沒能幹出一點成績來,所以不敢講甚麼。也許這一天永遠都不會來到,但我仍然想努力一下,試試看。
即使粉身碎骨。
近讀謝志峰的半自傳,他剛從台灣畢業回港,想法跟我們現在差不多。剛讀到他和朋友感嘆薪金單薄,不足以供車供樓養父母,第二天早上同事E就跟我說︰「現在供樓多少錢?唉,我剛剛監考,突然想到這件事,十分迷茫。這樣的人工,申請公屋不行,沒有居屋,又買不起私人樓。」對白如出一轍。
延畢的小龍女今年畢業,她準備考專為特殊人士而設的國考,當公務員。我問她,為甚麼每個人都想當公務員呢?她說公務員薪高糧準事少人閒︰「做人不就是求這些嗎?」我同意,我也在努力尋找這些,然而,我總覺得有些事情能夠嘗試一下,再突破一下。
沒辦法,陳義太高都只是講大話而已。我想要的,我所期待和希望的,總要得到成果才能說,才能夠理直氣壯地告訴其他人。我是這麼過來的,不用怕。
現在我仍然很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