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明年的計劃

星期三,校長命令,一個月通知,一個月之後不用上班了。
好事。本來我都想星期五遞辭職信,7月4日上新的班,新中學的TA。新的學校好像很想我過去,那邊老師的態度好像不錯。合約也比現在那一份好很多,薪水高了500,長短週,18天假期。我現在一年只有7天假還每個月扣一點,剩下3.5天。刻薄,而且不開心。
接到校長通知時,我其實已經有新的合約在手,完全不怕,而且有點開心,不用自己遞信,又要向科主任解釋又要向秘書解釋又要向校長解釋甚麼的。
同事聽見我被開除,均表驚訝,覺得她太絕情。我倒不覺得,因為我進去第一個禮拜已經知道他們不會留我,一定會提早一個月開除我。因為學校通識科有兩個TA,兩個人在這裡,根本很多事情重疊,不需要我。加上之前很多老師都試探我是不是想教書,我都表示傾向不教書。而且暑假又開始了,沒學生,何必多養一個人呢?省一點錢更好。反正一般行政,錢批下來,使用率達75%就等於達標了,我進來大半年,提早一個月開除,剛剛好,更突顯行政的有效管理。
我煩惱的不是這一件事,而是來年的事。
星期五明報打電話來說請我。嗯!我答應了!
不是甚麼了不起的職位,薪水比TA低,但至少比TA有前途。 唯一要考慮的,是交通和工作能力。表詳列如下︰

TA

報社

優點
  1. 我當過,擅長和熟悉的工作。
  2. 薪水較高,假期較多,交通費少及較近。
  3. 新學校的老師人好像不錯。

優點
  1. 有前途
  2. 是理想的行業
  3. 書展免費入場

缺點
  1. 沒前途
  2. 職業流動性低
  3. 我不想教書

缺點
  1. 擔心做不來
  2. 交通費高昂,所需時間高昂
  3. 同事說那不是一家好企業
其實…我想了大約半個小時就有決定。可是心裡總是不安,非常不安。
總括而言當TA能換來一年安穩生活,安穩生活代表著經濟充裕, 而這是我渴求了很多年的東西。當報社助理則是我多年來所渴求的行業,是邁向編輯之路。前者能帶來經濟安穩,後者對經濟造成威脅。
我問自己,甚麼時候變成貪徒安逸的人?
多捱一年可能有出頭天,不捱,將來再難有機會投身這個行業。儘管我對自己的能力很有疑問,擔心做不了多久被辭退…但…我還是肴望搏一搏。
這兩份職業的選擇之間,還有一個考慮,就是明年的安排。如果繼續當TA,能儲錢,儲到一點錢了,就可以回台灣或者去馬來西亞,找份卑微但安定的工作,了此殘生……如果能夠投身報社,可以在香港多留幾年。雖則我不希望在香港多待……
我想去別的地方,始終都想,但不能就這麼過去。有如我去台灣之後,大學畢業了。這次我要去別的地方,也要長進一些才回去。我是真的很想去別的地方走一圈,尋找出路和生機,不想留在香港。
很需要人開解和聊天的時候,恰巧老王和西廂老闆娘都在線上,跟他們訴苦,他們說有機會我便回台灣吧。多得他們開解,心裡才覺得有點安慰。好像在遠方有些人更能夠認同「我」作為這個「我」,支持著那個「我」。
昨晚去了64,好久沒去。 感觸說不上良多,回憶卻有很多。希望能感染64燭光晚會的革命情緒,重拾當年的雄心和烈火。
現在的我,最需要這些令自己堅持下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墨爾本旅遊交通全攻略

來墨爾本三個星期,總算搞清楚交通狀況。一如出發前的諾言,除了沒人看的遊記,旅遊攻略也會多打一些,以衝流量。


主要網站
Public Transprot Victoria: http://ptv.vic.gov.auMetro:http://www.metrotrains.com.au全路線圖:http://ptv.vic.gov.au/getting-around/maps/目錄
一、墨爾本交通概覽
二、公共交通遊玩攻略
  -全免錢! 巿中心遊玩大法
  -省錢旅遊方式
三、簡易行程規劃
  -擅用客戶服務中心
  -惱中的下班時間
另注:Skybus+酒店接駁服務

矛盾大作戰──Nikon VS Canon

我猜,問「哪一家的相機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比問「照片怎麼拍才好看」的人多上好幾倍。至少在還沒有選擇「敗」那一家照相機之前,大家都會猶豫、考慮、拼命上網找資料,然後懷疑網上資料不盡不實,覺得自己的「感覺」最準確,又苦無「使用」機會。去店家捧着照相機玩一兩個小時又覺得太誇張怕被罵……
想起來我頗幸運,雖然沒有單反,但我已經玩過很多器械,包括︰D90、D7000、D3100、500D、550D、5DMK2、5DMK3、Sony A99、Nex 3,而且是每一抬最少拍了三百張的程度。甚至iphone、Canon和Nikon各類型的DC……因此,我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專業的攝影師,應該也有資格談一談器械的選擇順便衝一下流量吧。

毋需鬧鐘的日子

這是多少年來的習慣?

設定六點半的鬧鐘,實際上六點已經醒來,坐在床上,等着手機響鬧,單調乏味的預設音效,爬起來關掉。上個廁所,再看一點書,看到是時候出門為止。中學時,七點。大學不固定,或七點或十點。上班這幾年就很固定了,一律七點十分出門,只不過六點半醒來後,往往一邊播土豆,一邊看書,不太看得進去,斷斷續續地。

來到墨爾本一個禮拜,一頁書都沒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