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7日 星期一

聚舊

久違了的學弟妹,久違了的成大。畢業一下子半年,不經不覺,意想不到。
找人難,約人難,好不容易約了初四吃飯,因為要去鑽石山找學妹拿書,因而選擇了最近的觀塘APM,逛街,吃飯。
2時在地鐵站會齊,阿東樺華阿祖肥妹阿祖的朋友,6個人在裕民坊附近左逛右逛。本來的想法是,裕民坊附近有很多好吃的,隨便找一家進去都不錯,還可以去大孖記買腐乳鼓油。誰知道有一點失算了!初四,大部份食肆尚未開巿,走了一圈,還找不到地方坐下來。大家都餓了,只好隨隨便便,在一家看來挺乾淨的四川小館,坐下來吃了。
吃過飯,瞎扯了一會,然後到APM逛街。大家都沒甚麼錢,也不想買東西,只是逛逛而已。6個人鑽來鑽去,由6樓往下走,走到4樓,阿祖朋友忽然遇見熟人,竟然也是成大學生,把我這個絕跡港澳會的隱蔽青年認出來了!遂一道逛街,由吹水王阿東陪著,分開幾個梯隊走。可能真的沒甚麼人有興趣買東西,走了一圈才五時多。有些人約了家人先走,我和阿祖、學姐便去又一城,再逛一會,吃東西。
時間雖短,但很快樂。
 這半年還是天翻地覆,19歲以後的日子,好像沒長久平靜過。獨自出門遠行,走一趟,每半年,總得發生一點事,幸而都是小事。
回來半年忽然覺得過去四年做過甚麼,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理會,甚至沒有人感興趣。總有一種惶惑,一種感興,這到底是幹甚麼的呢?出去了好像沒去一樣。因而很期待這次聚會,半年一次,看見學長姐學弟妹,彷彿過去的時光能重來一遍……儘管誰都知道時光不可以從來,但那份區位錯置的疊影浮光還是讓人高興的。或許,高興的是這份緣。

新年期間,打包了一些簡單的東西,搬到新居去。房間裡甚麼都是新的,新的床、新的枕頭…、新的書,唯獨我是舊的。這個陳舊的軀體承載著甚麼?未來還有甚麼?說不清,道不明,但日子還要過。
新居許多地方還沒安排妥當,地板只拖了一回,一搬我都拖三次。垃圾堆滿一地,還沒有時間收捨。不過我會慢慢把它變成自己的地方,慢慢地,開始新的生活。不過,看來那裡變成屬於我的地方之時,我就要搬走了,就像過去幾年,在台灣一樣。沒關係,我還年輕,還可以繼續找別的地方,把它們變成屬於我的小天地,繼續尋夢,組織一個夢想裡的家,有書,有喜歡的人,有我。然後請朋友來我家看一看,走一圈,讓他們知道我的日子,沒有白過,沒有白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