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 星期一

做人不易

一下子就2011,再一陣子就2012,據說是末日的2012,2千年過後,末日論氾濫,應該再過幾年,這種末日論就會終結。要麼末日真的來了,要麼發言者終於明白只要活著,每一天都是末日。
本來新一年打算以小短篇開始,沒想到新一年才開始兩三天,連續發生了幾件小事。慶幸幸運較多,不幸較少,可是一件不幸事情蓋過五件幸事。
1月1號本來不太想上街,好想躲在房間裡把霸王別姬看完。沒想到早上厚仔和大B說想出去,下午便一同上深圳買書。金額而言只買了四本,但因為其中兩本都是上下冊,一下子變成6本。終於買到盧梭,最想要沉思錄,沒有,卻發現了愛彌兒,也不錯,厚厚六百多頁64塊,毫不猶豫地買了。還在回收車的籃子裡發現開明國語課本,半月前網絡看見大陸網友推薦,很好奇,略為翻看覺得還真是不賴,上課時只要補充一些單字的講義和抄寫練習即可,比現在圖片太多練習太多題解太多修辭太多的教課書來得簡易。又買了。本來有一本書很想要,談城巿的相關書籍,可是最後因為太貴了,錢不夠,所以放下了。待會看看台灣有沒有繁體版,考慮幹一本回來。唉,在學校時一個月至少看三本書,現在一個月也看不完一本,上班真是耗費時間。如果上班能一邊看書一邊上就好了……別傻了!
2號和同事一起打邊爐,師奶性格表露無遺,真沒辦法,也說不上甚麼,反正我就是這樣。開開心心渡過一晚,不過打機不夠,只打了十來分鐘就被徵召去打麻將……不喜歡打麻將,要用腦,其他人還會催,還要想……真麻煩。不過打邊爐倒是挺高興的,雖然和以前一樣東西都吃不完。好像回到中學時,和好友每星期六都聚一下,聊聊天,談談近況,我在廚房左弄右弄,雖然有時候會吵架,但也是快樂的。
散場前收到一通電話,朋友報來壞消息,我們都很氣忿,卻又沒有辦法,無可奈何。獨自回家路上,忽然發現事情好像又再重演。朋友歡聚,突然其來的壞消息,沒有意義的語言,重覆又重覆的日子……好像,台灣的一切都不見了,而在台灣時香港的一切又不見了。希望能夠快一點開創另一段完全空白的自我,在沒有過去的地方書寫新一頁,總比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重覆又重覆來得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