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

不轉工的理由

才剛找到工作不久,做了一個多月而已,已經有朋友勸我轉工。阿斌工作的中學請教學助理,勸我試試寄履歷表去他們那邊,那邊薪水較好,假期較多。他們都覺得現在這一家比較刻薄,薪水低不用說,假期也少。每次我剛找到新工作,總有朋友說,另外一個地方所做的事情比較簡單,人工也比現在的好。好像我大一在老師那邊打工,大二就有同學說他在另外一個老師那邊,可以轉介我過去,既不用報帳也不用煩心。剛在結構群也是,大陸書局有一位學姐在打工,問我要不要介紹,我回絕了。後來大陸書局倒了!幸好。
我堅持留在這一家,不想從新來過。阿斌說正因為剛剛開始,所以轉到別處也沒關係︰「梗係睇錢架LA。」我反駁,將來我不想教書,無論轉到其他學校,所做的事情都是一樣。如果我要到其他學校從頭來過,工作經驗又得由1月開始計算,倒不如好好留在現在的學校,保持現狀之餘,又能累積經驗。目的不是做甚麼、如何做,而是怎樣能安份下去,穩定下去,維持經驗。
這種說辭連自己都覺得無力,而實際理由並不是工作經驗呀甚麼的。而是,我需要盡快習慣目前的生活模式,繼續寫小說。這種說法更加無力……


小說和散文很不一樣,寫散文只需要一時衝動,走到哪裡,想到哪裡,寫到哪裡。不必太龐大組織,也不需要很長時間。坐車時寫,午飯時寫,甚麼時候寫都可以。
小說卻不然,無論故事多乏味,都需要一段很長時間的平靜安穩,才可以持續下去。如果生活、心情和情緒不斷浮動,無法安心,是沒辦法拿起筆來寫小說的。另一方面,寫小說也需要悠閒的心情,壓力愈大,愈寫不出來。因此我只想趕快適應現在的工作,找到新房子搬出去,一切安頓下來,關在一個小房裡,下班之後沒有其他事情干擾,可以安心寫作。
這麼寫下去真的不知道能得到甚麼,不過想太多也無謂,再這麼下去只是維持現狀而已,況且有時候寫或不寫也不在於我,而是某種潛藏在內心的黑洞。寫到這裡,忽然明白董啓章所言的嬰兒宇宙概念,因為另一個世界存在。

回港之後寫東西的動力又回來了,因為香港實在太不合理,不合理得香港人也無法接受。許多在外地工作過的同學,今年紛紛回流,大家都說,不想回港,不想回來。沒有出去的同學近期碰面,都只會說︰「那你為甚麼不留在台灣?」風涼話我聽多了,這句話,再解釋其他人也不會明白。香港人永遠不會處在其他人角度思考,只會想自己。
昨天看了一段影片,是近期火紅的電視劇義海豪情去年的預告片段。劇中內容比現在的版本優勝太多,但是很可能因為場面太火爆,遭到大幅修改。另一套台慶劇刑警,也不太能吸引我的注意。演員俱是一時之選,非常優秀的人,問題在於故事。義海豪情根本只是幾個人在說夢話,幻想戰爭是甚麼一回事。刑警在劇本上優勝許多,卻被低能幼稚的感情線毀了,把感情線拿掉,就會是一套好劇。另一方面,刑警也浪費了配角,配角完全是配襯,連對白都覺得毫無意義,不需要存在似的。有名的美劇hero,在配角的戲份安排值得參考,但香港的電視劇往往忽略了這些細節,連如何構成一套好的電視劇也不知道。
我開始思考,如果我要寫一個劇本,內裡應該有些甚麼原素。首先我會從港劇常見的橋段入手,兩個敵對的勢力,爭產、爭權,甚麼都爭。然後雙方陣營有兩人互相傾慕,可是其中一人只是利用對方,而另一個人十分軟弱,時常浮動猶豫。感情線寫到這樣就可以,重點是兩個敵對陣營經常互相出賣,又互相利用,過程之中又有許多錯縱複雜的資訊戰爭,第三者介入。結局一定要悲劇,朋友說自從楝篤神探之後,香港再沒有電視劇是悲劇,至於如何悲我就不清楚了。想是這樣想,但,再說吧,現在沒有時間做這種事。
面對種種不合理,突然又變得很有幹勁。香港唯一令人留戀的就是這種氛圍,令人很想改變,想改變,可以改變的特質。
我不會從政或者甚麼的,當政客,只是某種束縛。我想做盧梭那樣的人,靜稍稍把未來的價值觀和方向定下來,寫下來,傳開去,成為普世的價值觀……自己呢?躲在鄉間,抄樂譜、自在地生活。我希望達到這種境界,無欲無求,稱之為安貧樂道的境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