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1日 星期日

花一般的果實

早上起床,讀完《時間繁史.啞瓷之光》,有種「終於結束了一件事情」的告一段落的感覺。翻看anboii的紀錄,其實只看了一個多月,10月14號,恰好就是新工作開始的時候。如今已經一個多月了,真是……奇怪的變化。
前天有空,覺得不會被開除,終於通知了張SIR新工作的事情,他可能在忙吧,看他會不會回我電話。他的電話我已經不知道放到哪裡去了,過兩天找找看,找到再給他搖電話。我想請他吃飯,這些年來打擾他甚多,我好像,甚麼都沒做過。當然我緊張的是其他事情,至於其他事情是甚麼,暫時就不好說了。說了,也白說。
昨晚共阿DICK與DICK嫂開大餐,一星期前阿DICK說她女朋友想吃煎雞翼,我十分錯愕,在她記憶裡我居然只有煎雞翼?吃了一頓大餐,聊天好幾小時,大家都很開心,席散後沒有遺憾。下午DICK請我看粵劇,下午去新光戲院,準備早點去,拍些照片。之後再去MK買兩本書,這個所謂的生日就算圓滿了!
一天假期就這麼過去了,明天又要上班,好像沒休息過一樣。好懷念台灣的五天工作天,HK真是奴隷社會。明天過後又不知道怎樣了,今朝不知明朝事……想做的事情,永遠做不成……到底是不是我的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