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我們的境況

上星期厚仔忽然打電話約我吃飯,他吃飯時一直批評我,因為他一直都是這樣,我沒有察覺甚麼。吃到一半大B打來,叫我們到他樓下吃甜品,聊聊天。我有點兒不願意,但厚仔答案了,我便一起過去。他們各買了一瓶啤酒,我買一罐咖啡,在熟識的居屋公園長椅漫無的瞎聊。
厚仔原來因為快要調回香港不開心,兩年前他調職澳門,工作簡單瀟遙快活。如今要調回香港,負責新的工作,技藝生疏,香港人又不好相語,害怕自己應付不來,心情不愉快。
我和大B跟他說,不必太擔心,多做幾次就行,反正他在公司已經兩年,不會輕易因為剛接手這些原因開除他。他仍然悶悶不樂,粗口橫飛,唉氣︰「會死架!會比人炒架!又唔知之後會點……」惹得大B也嘆氣︰「前面的路該怎麼走?」我頗為驚訝,大B完成碩士課程,薪水這麼高,竟然也會擔心前途。
朋友年紀和我差不多,20出了一點兒頭,將近中間與30歲又有一點距離,剛出來工作一兩年,各有狀況但都是前路茫茫。

學歷高如大B,兩年前畢業沒有換過工作,工作期間努力完成學士課桯, 薪酬高得令人羨慕。然而每天由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九點,加上交通來回兩小時,全天只有吃飯十五分鐘休息︰「從公司到樓下餐廳吃完飯再回到公司總共十五分鐘。」即使工作這麼辛苦,他仍然只是合約員工,沒有任何員工福利。合約快將屆滿,他考慮不續約,可是不續絇又要從新找工作,兩年來只是客戶服務,沒有特殊專業技能,將來能夠做甚麼,可以做甚麼,實在不清楚。說穿了或許只是換一家公司繼續受拞磨。
畢業前一段日子,曾經很羨慕大熊不愁找不到工作,也不愁失業,他到醫院實習之後,我開始明白他的苦況。大熊中學時非常勤勞用功,公開考試站在頂尖位置,成功進入醫學院,五年修行今年暑假正式實習。實習醫生工作時間長得驚人,一個整天一日通宵之後有一天假期。上班非常急忙緊張,每天面對數之不盡的病人、護士、家屬、醫生……每次看見他都是一臉疲憊,厭倦埋怨。我說這就是高薪厚職不會失業的代價,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做甚麼呢。他說︰「別說風涼話,你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我除了醫生之外就不能做別的。」
有些同學沒有上大學,已經工作五六年,工作換了幾份,職位卻沒有大變動。特別是加入紀律部隊的同學,薪水不低,工作穩定,更是政府職位,如無意外一輩子都不會出大亂子。我以為他們穩步向上之時,他們卻道︰「穩定是穩定,但我們沒有學位,到這裡已經是盡頭了。你有學位,將來還可以再發圍。」說起工作他們一樣愁眉苦臉︰「客人不能等,不能沒有禮貌,一項投訴三年不能升職。」他們居然稱街上查身份證、出入境的巿民是客人,難怪香港公務員態度這麼好。
十來歲時我們迷茫不已,滿心期待過了那段無力的時期,大學畢業環境會比以前更好。沒想到前面還有更多更艱辛的事情等待著。21世紀和上世紀最大差異,在於上世紀是上昇年代,只要願意努力,甚麼事情都可以獲得應有回報,各行各業都有機會發展。然而2000年之後,世界整體走下坡,我們成長的年代面對各種各樣衰退,那一脫在上昇年代風生水起的人現今操控大局,沒有為我們設想,反過來用各種手段剝削、厄殺我們的權利,並將「80後」、「懶惰」、「不願努力」等負面價值加緒我們身上,務求我們妖魔化,使得他們的剝削和矮化變得合理。上兩代人支配著這個社會,佔用媒體、勞動巿場,但不能支配我們的思想,如果我還有一點能力、還有一點作為人的追求美好的意向,我想盡力說一點關於我們現在生存的境況說幾句公道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