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調調

上班第三天,說忙不忙,說閒不閒,只是下班之後,洗菜煮飯洗衣服,看一看第二天上班要做的事情,一下子又到睡覺時間,躺下來沒有知覺,第二天又得出門。這種日子說是期待已久也不為過,過去幾年一直逃避全職工作的生活,因為這種工作會把精神磨耗,連想像力都磨掉。連愛人的能力都會失去。
上班下班總共花費三小時,來來去去的巴士上,看到很多,想到很多,卻無力記下來。有如城巿燈影,轉眼又過。工作不算太忙碌,可能因為我帶了一點下班後處理,上班還有一點空閒時間,上網看看新聞,今天抽十五分鐘,打一點blog。組織比較有規模的文章就不行了,只能簡單說點甚麼。

主要工作分兩部份,第一部份處理教材,尋找資料,製作教學流程和教材。第一次做這種東西,覺得成品十分粗劣,也不太清楚要求在哪,只好先做一個大概,給老師看看。第二項工作是指導學生的個人專題研習,根本上跟我在台灣做的差不多,告訴學生每一部份應該怎樣寫,題目如何修訂,報告怎樣做會比較容易完成。其他老師都講很久,半小時以上才講完,可能他們一對三吧。我一對一教,很快,比較呆的學生10分鐘完成,比較主動提問的,20分鐘甚麼都講完了。其實學生的狀況和我們以前差不多,都是傻傻的迷迷 糊糊不知所云的。做報告都差不多,我到year2才比較清楚自己在做甚麼,他們第一次接觸,說實話我覺得要求有點高,可是事關能不能上大學,要求高一點也不為過。程度好的我會多要求一點,程度差的提醒他們達到基本即可。
上班第四天仍然沒有自己的電腦, 桌子上連文具都沒有。懶得去校務處拿,我自己呢,對於未來一年能否留在這兒,還是沒有太大自信,也沒有特別心理準備。我看校長也是這樣,態度有所保留,端看這一星期的表現。說實話,我沒太大自信,不過只好做好本份。
想到過去的就職經驗,我自己對自己的表現不是很滿意,可是老闆好像也不覺得我很差。也許我算是團隊的中遊份子吧!不是最好但只能在某一個中間位置掙扎。沒關係,作為勞工,我只有卑微的願望,準時上班下班,準時發薪,工作穩定。作為一個稿匠呢,可就不一樣囉。

說著文章,早前打了兩三篇香港書店相關的文章,居然被「推爆」了。按照小弟blogger的瀏覽數,所謂「推爆」也不過達到每天30次瀏覽數,一星期有一百來次,己經很不錯,指標跟我的薪水一樣可憐。
一如既往大家看了也沒有說留言甚麼的,可能僅餘那幾家書店,也不知道我在網上說他們壞話吧!只不過幾篇文章令我領略到一件事情,大家上網以資訊尋找為主,只要提供一些訊息,無論對或錯,都有讀者。反之某些用心良苦製作的「藝術品」,乏人問津。如果把資訊當作藝術處理呢?這個太難,不用想。
之後也沒甚麼特別寫作計劃,可能持續一段時間回到碎碎念的狀態。生活就是一連串又一連串的碎碎念構成,直到生命結束由主動碎碎念變成被動碎碎念。也許該談談書了!多久沒寫書話?可是我明明在讀許多優秀作品,可是讀完之後,發現自己很難下感言,太震撼以至無言。
近幾天沉迷韓寒新書1988,我可以斷言,這一部是韓寒至今最好的作品,終於有一本能超過三重門。他搞了將近8年爛gag,終於找到爛gag和文藝的平衡點,寫成這部傑出之作。呀…一講起又好想趕快下班回去看。
小息了,花了十五分鐘,要去準備見學生和午飯。據說鮎魚正撲看香港,可不可以不要來?那幾天要和校長談合約的事情,我不想鮎魚令到停工停學,校長只打一個電話說︰「houses,你下星期不用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