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太陽出來了

一星期的冷鋒天氣過去,太陽又若無其事地冒出頭來。他藏了這魔久,到底有沒有自覺呢?
經過一星期密集式面試之後,正確來講只是四天,這個星期又緩下來了。沒有人打電話叫我見工,還真是苦惱。更苦惱的是上星期見了這麼多,一份再聯絡也沒有,連兼職也不請我,實在令我困惱得很。常說著理想的工作理想的工作,也許到頭來只是不得不這樣而已。找一份工作,居然可以這麼難。
昨天雨下得挺悽冷,肥溫和我chat了一會,同時又看到其他人facebook更新的照片、突然有一種錯亂的感覺,好像世界無法中和的錯亂感。下雨天真是一個容易失去真實感的日子,特別是躺著沒事做的時候。
這麼躺下去到底要躺到甚麼時候呢?雖說我不是白躺的,文章呀書呀一直不停地讀,在我而言,這就不算完全毫無價值。可是,沒有產值。在香港,沒有產值等於沒有價值,何況像我這麼缺錢的人,更是如此。希望今個星期快點有工見,快點有工作,快點有收入,不然我期待的日子永遠無法展開,那就慘了。

這個星期目前唯一約定,只有星期四和大熊去大埔吃飯,其餘時間一概空閒。這份空閒,實在令人有點擔心。但我又不願意太忙碌,像各位已經上班的朋友一樣,每天工作到8、9點才下班,還得坐一個多小時車回家。
算了,再想也說不出甚麼。努力寄求職信,找到工作之前努力寫文章。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盡可能做一些自己能力之內能做的事情,也許,每個人都是如此。

昨晚醒來時,發現腳上很癢,原來被蚊子叮了好幾口。實在太癢,只好去洗手間弄點肥皂。卻發現馬桶不知為甚麼不斷吸水和吐水,我覺得很奇怪,但因為太睏,沒有理會,直接回去睡覺。之後迷糊間好像聽到有人起床去弄廁所那樣,我在想,他不會以為是我做的吧……也沒有管,直接睡了。
今早起來廁所好像已經好了,我覺得怪怪的,登時湧起要快點搬的念頭。可是還沒找到工作,希望快點找到工作……快點、快點。為甚麼見了這麼多工作,還是不行呢?真係想不通。
忽然想起在宿舍的日子,現在就和宿舍的日子一樣,幾個人在一個空間裡面,互相帶著某種令人疑慮和不安……很多不方便,很多遷就…無法磨合。最後,看許先爆發,然後,我只好,搬離這個地方。然而,搬出去需要工作,更大量的工作。 
下午又要去見另外一份,在元朗的教學助理。實際上我並不是這麼想做教學助理,但我極之需要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支持我搬到外面去。唉……快點有人請我吧!這份不安,真的令人很痛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