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樂觀一點

多次見工沒有回音,連第二次面試機會都沒有,一下子打破了中七當年的百分百面試錄用機率。
有點兒疲累,有點兒頹廢,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自問面試時對答如流,雖然未至於完全正確無誤,但至少沒甚麼大意外。或許有更多能力比我強的人可供選擇。
自問能力不算很強,雖然這幾年在台灣,老闆都很依重我,但是回到香港,這點兒的工業速度和能力算不得甚麼,因為比我習於競爭的人實在太多太多,而我又是慢郎中的性格。不過我覺得自己的能力沒有問題。
朋友安慰我,有工見即是對方賞識,我的能力達到對方要求,應該高興。他們也教我很多方法去準備面試,令我獲益良多。
這次是我找工作以來最多人幫忙的一次,希望能快點打到工作,當作對他們的回報。只要找到工作一切都會好轉,我要樂觀一點,總會找到合適的工作。
其實昨天進去學校走了一趟,覺得學校的環境未必和我性格附合,反而補習班比較單純,可能會比較好。雖說討厭每天重覆相同工序,但有時候單純的工作可以保留精力,下班後繼續讀書做研究。不過,最緊要穩定。工作穩定才不會憂心忡忡,才可以計劃將來。
大學畢業好像轉了一圈一樣,所有事情又回到原點。每個人都在感嘆,每個人都在感慨。十年後的將來,我們又會看見一個怎樣的自己?繼續感慨?還是無晴、無雨?
 見工搞得人根皮力盡,我由粉嶺到東涌再出上水去天水圍入屯門再出旺角,穿戴整齊像花車巡遊似的到處表演相同的說辭,然而轉瞬間被遺忘,最後沒有人請……這就是我,或者我們身處的時代。一個,無法平靜和穩定的,下坡時代。疲倦到連幻想的能力也沒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