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求職陷阱

心急求職之際,一連兩間公司約在同一天面試,早上10時去尖沙咀環球中心,下午到北角。查e-mail紀錄,前一間公司見文員,後一間完全沒有紀錄,打電話叫我見office trainee。當日無事,心想去見一見,看看甚麼環境也好。
穿上整套西裝,問好友借了領帶,沒上一次那麼像小丑。因為不是閒日,也沒有那麼多白眼和奇怪眼光。出到尖沙咀,大家都穿著西服,那種不適和不協調的感覺終於除去。
面試前一晚,經朋友提醒,上網查過該公司地址,討論區說這間公司是保險公司,上去之後不是見工而是售賣保險。可是我覺得去一去也無妨,反正整天屈在房間也不是方法,出去轉一轉運也好。
到達公司門口,看見果然是保險公司,己生退意,按門鈴沒有人應門。門牌上寫著請往7樓接待處等,我心想,既來之則安之,反正無事,不如到7樓看看。7樓按門鈴還是沒有人,等了五分鐘,難得有人出來,我問他︰「請問朱先生在嗎?」那人看也不看我︰「他在裡面,你打電話給他。」我半信半疑,打聯絡電話,但對方沒有接聽。我回到6樓,再按門鈴,今次終於有人應門,我說找朱先生,結果沒有人認識。在陰暗雜亂的寫字樓等了一會,有人問我是不是來見工,二話不說帶我入waiting room。已經有4人在裡面,既是保險公司,我填表時已經沒有耐性,只想隨隨便便面試當作練習,趕快離開。

表格填好,又進來三四個人。桌子東邊是一個穿著便服的中年男和中年婦女,看來工作經驗豐富。西邊坐著一個打扮漂亮入時的年輕人,年紀大概和我差不多,但身穿名牌、手機是新款iphone。旁邊還坐了一個奇怪的中年男人,秃頭服肥腩,時常揉弄關節,一看便知是怪人。
應徵者陸續入房,其中一個穿藍色衣服,妝濃而庸俗的中年師奶,坐在年青人和肥中年之間,表格填了一半,她突然開口︰「這一家很奇怪,通常面試都是隔開五分鐘十分鐘,從沒見過如此集體填表的。」話匣子打開,大家紛紛提出疑問,有人說來見文員、有人說見AO,大家所說的職位和看見之招聘公司均不一樣。
年輕人拿出手機上網說︰「我來見clerk的,看見地產廣告。之前forum上面有人投訴過這家公司,藉見工之名sell 課程和保險。」便服中年和他一起看手機,濃妝阿姨覺得不對勁先行離開,中年婦女打電話問老公意見,怪中年見我默然不言,跟我講他朋友也是做保險甚麼甚麼,還打電話給朋友查詢。我沒有理他,但他講得十分起勁。
本來我也想離開,但看見各人反應不一,又覺得很有趣,留下來多看一會,反正也來了,見一見也好。中年婦女心思似乎和我一樣,掛掉電話說︰「反正資料都已經給他們了,見一見也無妨。」便服中年不屑道︰「要做保險,十年前已經做了,要等到今日?難怪找工作的時候特別多傳銷��驗打電話來。」
接待員臉色不悅地開門問應該到那一位,裡面五個人,有四個比我早來,卻都不願意面試,我順理成章被推出去。
進入另一個小房間,中年胖男人,非常有自信,講了一大堆東西︰「我以前當廚師,現在轉工,握手費都一百萬……你要先讀我們一年couse,公司每個月會給你6千元……今天下午筆試……」他問我工作履歷上的工作薪金多少,我略作解釋,他說︰「即係比少少錢你濕下腳。」我心裡不悅,卻不聲張,等他講完,離開辦公室,絕不回頭筆試。
在美麗華星巴克點了咖啡,閒坐至1時,乘地鐵轉往北角到另一家公司面試。
約見面試的是某家獵頭公司,地點是上潤中心,走了好一會才找到。見試地方也是小小的分割的房間,我坐定,和早上一樣自我介紹一遍。面試的中年婦女介紹我要去seond in的公司,居然是金融投資,職位也不是office tarinee,而是management trainee。她細心地劃上地圖,叫我去側漁涌再見試。
離開上潤中心,我頹唐不已,打電話問朋友意見,看該不該再去側漁涌。他們沒有接電話,我踏上地鐵站,心想,好累,找工作已經很累,為甚麼會遇上這種遭遇呢?算了,回去休息,希望之後運氣會好轉。

P.S. 剛寫完文章又有一間獵頭公司打來,IN marketing trainee,我都沒有把履歷給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