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棄絕

轉眼間畢業回港一個月,這一個月發生了很多事,大多是小事。
一如既往換了一個居住地方,發生了許多意外,都是些小事情,比如廁所塞住(已經算不清楚多少次),洗衣服不見了一隻襪子、炒菜失敗……每一件事都令我驚心動魄,害怕不知會因為甚麼小事情成為藉口被趕離這個暫居地……我對於這些事情是很害怕的,就算不是自己犯錯。比如剛好睡得迷糊,想去廁所忽然發現塞住了,這時我的選擇是……不便了,回去再睡,睡醒再說。可是假如這時其他人進去,就會覺得為甚麼我把廁所弄成這樣,不把它弄好就離開。
大熊常說我從小到大都很容易因為這些小事情搞得心緒不寧,廁所沖不掉便便,就會慌慌張張的,害怕室友責怪、怕房東責罵。我想,這是過去經驗影響,時常因為小事被追究。而我只能選擇逃避,不能反抗。
這麼說也許不好,說實話,我總是在逃避。看到廁所塞,第一時間不是解決掉,而是跑去寫在低上……很笨,但有時候我需要這種不安來寫作,太需要。
大熊常說醫生遇有心理疾病的首先會醫好他的身體毛病,然而對於某些東西,需要有這些「害怕」和「不安」等負面情緒,來寫作。所以精神病、抑鬱症的產出量可以這麼厲害。
這幾只是安撫早上起來的不安情緒,下午看著要不要再談談找工作的事情。讀一點書,寫一點文字,現在,又10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