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打回原型

朋友父親回來,不滿我在他家蝸居,朋友備受壓力。我知道朋友很大方,也明白我的處境,但我不想增加他的壓力,又不知道該如何開解他,我又沒法子作出保證和承諾。
找工作的事情仍然沒有著落,總覺得有一種苦海浮沉感覺。這是我第三次重新投入找工作了,第一次是中七剛畢業,第二次是大一找暑期工,今次是第三次。同齡大學生之中,我找工作經驗相當豐富,去年和前年朋友畢業,我都勸他們別太心急,這次輪到自己,反而無法釋懷。
我以為今次找工作會比以前輕鬆。中七剛畢業我承受非同小可的壓力,當時如果我找不到工作,就不能支付機票和學費,非常心急。第二次也是如此,大一暑假回來,短短兩個月我需要賺機票錢和學費,不可謂不緊要。今次是第三次,其實早在台灣已經找了半年,不過並不成功,也不知道出甚麼問題,就是找不著。可能當時也覺得無所謂,反正回香港再找也可以,加上朋友都叫我回來,因此我覺得先回來休息一兩年,再想辦法出去也可以。

回來香港之後,找工作比台灣積極,畢竟沒有退路了!還是得找。我準備找三類型工作,第一類是興趣相關的,第二類是收工穩定而自己不會太厭惡的,第三類是純粹為錢的。我以為這一次會比較輕鬆,沒想到打開履歷表,加上這幾年的經歷,只多了一行︰XX大學畢業。當然,工作經驗多了許多XX研究計劃助理,我在學校接計劃的數目可能是該校創校以來最多的,同時接三個計劃,假如學校追究起來,我可能被處分了!再加上嚴重超出外勞法例規定的工作時數,幸好沒多少人發現我不是台灣人,不然早在兩年前我可能…可能啦,要退學回港了!
可是,這些經歷在老闆眼中,不值一顧。我求的是經歷,他們看中的是學歷。
找不到工作,總要否定一下自己,覺得自己沒有用,覺得幾年來的辛苦總是不成正比,覺得命途堪苛,不想面對,只想輕生。大家都鼓勵我,大B和學姐樂意在經驗上支援、阿東說我比他強,一定找到工作。數算日子,發現原來我回港只不過20天,以往一個月左右才有機會面試,何故我明知這樣,還是心急焦慮?興許我知道無路可退,這次真的無路可退。
我總是這樣,做一些破釜沉舟的蠢事, 為了文字著想,這是有益的,但為了人生而言,這是愚蠢到不行。其他朋友也受盡壓力,找到工作的,日做13小時,仍未達到收支平衡,緊緊足夠生活,無法儲蓄。找不到工作的和我一樣,壓力沉重。我的壓力來自自身,他們的壓力來自父母。
學姐最近工作不順,扯進十分嚴重的人事糾紛,鬧到需要警察介入。她壓力最沉重的時候,剛巧到美國的母親打電話給她,叫她趕快滙錢,讓她可以訂機票聖誕節回港。學姐覺得她很自私,我說︰對呀,養狗一樣。
阿東新工作壓力太大,立意辭職,可是家人一致反對,覺得︰「有錢就去做,你管工作喜不喜歡!」他一心想再考研究所,家人全面反對,覺得讀書無用,要花錢,又毀了工作,我說︰「你回去跟他們講,讀書毀了工作,不讀書毀了人生。」他說︰「唉,個個我老豆,我費事串佢,學弟明白我就得。」
我明,我明這裡是香港,每個人看重的只是金錢回報,所以我才討厭,覺得這個地方沒有將來。 但是有些東西只能在這個環境得到,我呆在這兒,到底會如何,或者,不會如何。昨天讀到董啓章有一段,很是觸動︰「或者似你咁平平凡凡先撐到落去,好似我咁大起大落,好快又打回原型。」打回,原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